毕加索作品赏析——多拉·玛尔系列

多拉·玛尔(Dora Maar)是著名的摄影师,她与毕加索之间保持了长达9年的情人关系。多拉·马尔有时被人称为“哭泣的女人”。她一直被认为是毕加索众多长期情妇中最扑朔迷离的一个女人. 自1936年起,多拉与毕加索同居了近十年。在遇见毕加索以前,她曾是一名专业摄影师,活跃在超现实主义者的圈子内,在与他分手后,她花了近二十年时间孜孜不倦地追求当一名职业画家。然而,尽管多拉在四五十年代举办过个人画展,但她犹豫不决,不想引人注目,有关她过去的详细情况似乎快被淡忘了。她的晚年都是在孤独中度过的,有时呆在她巴黎的画室中,有时住在毕加索为她在梅内贝斯购买的住宅里。直至1998-1999年间她住宅里的纪念品和艺术品拍卖后,她秘而不宣的许多生活细节才得以显露出来。多拉对神秘主义的兴趣,尤其在晚年,当她笃信天主教,与超现实主义者往来密切时,情况更是如此。德国新闻记者塔尼娅·福斯特在她关于多拉·马尔的中篇论文中涉及了对多拉朋友们的采访,其中包括对巴尔蒂斯的采访。毕加索为多拉·马尔所作的第一幅画,该画注明日期为8月1日,或者那张报纸(1936年7月8日),毕加索在上面一遍又一遍地书写她的名字:“多拉,多拉,多拉·米娅”。

在毕加索与 多拉·马尔相处的最后几年中,个性都很强烈两人渐生龃龉。毕加索经常殴打多拉,许多次打得她躺在地板上不省人事。1940年6月,毕加索创作了一幅最凶暴的最有复仇意味的妇女形象:以 多拉为原型的《裸体梳妆女》。从奉为掌上明珠到任意践踏,从纵情作乐到恣意毒打,在给多拉·所作的一幅幅狗面的画里,他完全把女人变成了驯服的动物。毕加索对朋友说: “我不爱多拉”,对多拉·马尔说: “我爱你是因为你像个男人!”“你并不美……就是会哭!”于是多拉放声大哭,毕加索就再继续画《哭泣的女人》。毕加索和 多拉这种时晴时雨的关系,持续了六、七年。一九四二年毕加索画的多拉·马尔已精疲力竭,不再哭泣,而是痴呆茫然地看着什么。1943年毕加索离开了多拉·马尔,分手时赠给她一套法国南方的住宅作为纪念。从此以后, 多拉·马尔一个人孤单地在巴黎圣母院的倒影下,在塞纳河凄迷的林阴小道上消耗着自己的华年,直到五十年后的1997年7月,她以自杀为手段,给自己的生命画下完美的黑色句号。

西班牙绘画大师毕加索一生拥有众多的情人,对于毕加索而言,俘获一个新的情人,就是一个新的模特,就会出现一种绘画创作的新手段。毕加索必须依赖年轻美妙的女人,才可以迸发灵感创作绘画。“每一次爱情的开始,他作品中的恋人都是被美化的形象,用的色彩也很柔和.继而,恋人的形象就变得严厉和死板;最后,则变成一种畸形的,讽刺的和毁灭性的表现主义了。这并不是因为他喜欢首先取悦于新的情人,然后去征服她,最后毁掉她。而是因为忠于自己的原则,他先寻找最出色的,然后去发现其中未知的深层的东西,最后摧毁她以便解放自己去寻找另一个新的目标。”

当多拉遇见《亚威农的少女们》的作者毕加索时,已经成名的毕加索当时正处于一生中晦暗的阶段,在和俄罗斯芭蕾女演员奥尔格·科克洛娃结婚9年后,他于1927年遇上了一个17岁的纯朴而温柔的少女,她成为毕加索不公开的情人,并为毕加索生了一个女孩,1935年毕加索和芭蕾女演员的感情已经破裂,准备与她依法分手,这时他又遇上了经济纠纷。那个俄罗斯女人投井下石,把他的工作室也封了,最后她以把和毕加索所生的儿子保罗带走完事。毕加索后来回忆说:“1935年真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年头……”就在这倒霉的年头的第二年,新年伊始,多拉出现在毕加索的面前。她令人爱慕,自由,女人的傲慢、学有专长的聪颖、一对如星星般闪烁的眼睛都使毕加索爱莫能释。到了这一年夏天,他们已经如胶似漆。9月,多拉第一次随毕加索去蓝色海岸度假,她奉献给他那熊熊的爱情之火,既浪漫,又富有诗意,完全是艺术家的情爱,这是那纯朴的小女人所远远不及的。她的陪伴激发了毕加索这个十足的情种的创作灵感和才华。很快,多拉的形象就出现在毕加索的画面上。

为回忆那次愉快的假期,这年11月,毕加索为多拉创作了一幅画,多拉俯卧在海滨沙滩上,迷人的脸庞搁在叉起的双臂上,远处海面碧蓝,海风吹起她的短发,给人以天真烂漫之感。在恋人的要求下,多拉留起了长发,为了讨他的欢心,她有时将发型做成西班牙式:中间分开,披在两鬓,有时将长发散披在肩上。在密切的生活中,毕加索还发现多拉不仅形象漂亮,而且还是在文化领域颇有见地的对话者,他可以和她谈上几个小时的艺术理论和政治 朵拉-玛尔是一位美丽迷人的画家和摄影师,才华横溢,风姿秀逸。她是在法国长大的,父亲是一个富有的南斯拉夫人。于一九三五年认识毕加索,朵拉二十九岁,毕加索五十五岁。他们在巴黎一间咖啡馆不期而遇,当时,朵拉戴了一副绣着玫瑰花的黑丝手套,玲珑的面庞和低沉的语声,乌黑明亮的大眼睛,闪烁着不同寻常的智慧的光辉。朵拉在手里玩弄一把小刀,游戏于指间,扎来扎去,不慎割破了手,鲜血直流,她的一举一动,令毕加索倾倒,吸引毕加索走了过去,朵拉已进入超现实主义者的圈子,久慕毕加索大名,自此,朵拉闯入毕加索的生活。 毕加索狂喜的用崭新的目光欣赏朵拉,利用她的面孔特征为素材,画出了她美丽出众的容貌,有古典风格的素描,也有根据脸部变幻多端的光线与表情而作的变形描绘,创作了一系列生动的肖像画。与此同时,毕加索的另一个情人泰莱丝与朵拉,两个女人似互为对手,交替呈现在毕加索的画布上。 毕加索受西班牙政府的委托,为巴黎世界博览会的西班牙馆创作一幅油画.他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完成了长25米,高11米的巨幅名作《格尔尼卡》,噩梦般的画面上,有女人,公牛和马惊恐万状的形象,表现了痛苦,受难和兽性,这幅天才之作震撼人心。创作期间,朵拉天天陪伴在他的身边,她更关心政治,她同他一起讨论作品采用的象征和表现细节,并亲自动笔修改,她还拍摄了一份关于这幅油画创作过程的连贯照相记录,这套照片独特生动地记载了构图发展过程中的变化。所以说,《格尔尼卡》的诞生,不仅仅是毕加索个人取得的巨大艺术成就,背后也融合了朵拉的智慧与劳动。朵拉的形象,越来越成为毕加索创作和重新塑造人物头部的重要理念,他注意观察她的表情和姿势,研究每一根线条和每一个平面,常常把她的容貌和富有诗意的幻想结合起来.朵拉曾以水中似仙女的姿态出现,又曾以幻想的鸟形生物出现,橢圆形的头部长着角,或者是更严重的变形,外表由花朵构成。受宠的朵拉,此时在毕加索笔下,面带微笑,舒畅愉快,充满青春的光彩。

泰莱丝早就知道朵拉取代了她的位置,妒火中烧,寻机发泄。一天,不甘冷落的泰莱丝,闯进了位于大奥古斯丁街七号的画室,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她们为争夺一个男人,怒目仇视,激烈争吵,而引爆冲突的毕加索,就象是一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默不作声,埋头作画。两个女人,一个温柔甜蜜,百依百顺,一个聪明伶俐,才华过人,泰莱丝的曲线,朵拉的肖像,毕加索都需要,都喜欢,所以,他采取了不偏不倚的态度,任由她们常常唇枪舌剑,打翻了天。 持续几年的吵闹争斗,朵拉渐渐处于下风,她疲惫不堪,痛苦万分,毕加索又得益于她的启发,创作了著名的传世之作《哭泣的女人》,肖像画发生的巨大变化,预示着朵拉将面对更加揪心断肠的不幸,从受宠到失宠,最终遭受遗弃。美丽而颇有天赋的超现实主义画家朵拉·玛尔就这样绝望地爱上了毕加索。而当时的毕加索同时还喜欢着玛丽·蒂蕾丝。他甚至承认,他两个都爱,爱玛丽·蒂蕾丝是因为她的温柔,而爱朵拉·玛尔是因为她的聪明。这个在性欲和情感上贪得无厌的家伙有时候坦率的近乎厚颜无耻。他也大言不惭地说谎,像所有男人一样,为了让他还依然葆有兴趣的女人不至于决绝地离开他。当玛丽·蒂蕾丝当着毕加索的面羞辱朵拉·玛尔的时候,伟大的毕加索不给朵拉任何的偏袒和护佑,倒饶有兴味地在一边作壁上观。他一点点看着朵拉的清高与自尊是怎样一层层被撕扯下来。然而朵拉·玛尔不能不爱。这是最可怕的。她完全被毕加索的天才、自信、强烈的性欲和偶尔流露出的温情所主宰。后来一个更青春、美丽而又自信的情敌弗朗索娃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虽然弗朗索娃拒绝和毕加索一道沆瀣一气地羞辱朵拉,并由此还刻意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但没有一个女人能够拒绝像毕加索这样的男人。她越是桀骜不驯,毕加索征服她的欲望越是强烈。而在这样的征服过程中,朵拉·玛尔作为一个痛苦的旁观者由精神到气质一点点破碎了。她必须长住疗养院,接受电击和理疗的痛苦。

朵拉独自隐居法国南部。一九四三年,六十二岁的毕加索又有了二十一岁的情人弗朗索瓦丝,他已经厌倦了朵拉的眼泪,一天,朵拉与泰莱丝再次发生口角,这一次,毕加索轻轻的搂着泰莱丝,庄严的对朵拉宣告:“朵拉-玛尔,你十分清楚,我唯一所爱的,就是玛丽-泰莱丝.”就这样,曾为毕加索带来无数创作灵感,《格尔尼卡》的女神朵拉沦为了门外的一块儿擦鞋垫。在那里,毕加索赠给了她一所房子,很少有人能看到她,朵拉珍藏着毕加索送她的所有油画,雕塑,素描或纸片,甚至是在餐巾纸上随意涂抹的速写。她从没有出售拍卖一幅一件毕加索的作品,直至一九九七年九十岁逝世。

朵拉始终不渝的爱着毕加索,坚强的女人,破碎的心。她藏有毕加索送给她的画卷,她在漫长而孤独的生活中,只以这些记录着她和毕加索之间美好过去的纪念品为伴。然而她的朋友们大大低估了这些藏品数量之丰富,以及她对其情人感情之深切。她把毕加索送给她的每一件东西都珍藏着。在一只书写着“毕加索戴过的丝巾中”的信封里,放着一块已经磨损了的蓝色大方巾。在床底下、抽屉里、柜子里有稀有珍本,有素描,有照片;在保险柜里、糖盒里、鞋盒里、菊苣罐里又放满了另一些照片、速写,还有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小玩艺:撕破了的纸片、瓶盖、小木块、小卵石。这些财富都诞生于那个曾经钟情这个漂亮女子的毕加索的灵巧之手,这是他在那个十分甜蜜的年代(1936~1943)随意创作出来的。

盲人的早餐 悲剧(穷人们) 画家和模特儿 格尔尼卡 拿着烟斗的男孩 裸露胸部的女子和鲜花 为芭蕾舞剧“三角帽”设计的服装 坐着将脚擦干的裸女 海滩上奔跑的妇人(两个在海滩上奔跑的女子) 哭泣的女子 蓝色的房间和洗澡的人/毕加索作品赏析 扇子女人/毕加索作品赏析 梦/毕加索作品赏析 穿着百袖服的保罗(毕加索儿子保罗的小丑装扮)/毕加索作品赏析 阿拉贡的乔安娜/拉斐尔作品赏析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 ► 毕加索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