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奈名画

印象画派代表人物

克劳德·莫奈的名字与印象派的历史密切相连,从其发轫之初直到鼎盛时期。印象派运动可以看作是19世纪自然主义倾向的巅峰,也可以看作是现代艺术的起点。莫奈对这一艺术环境的形成和他描绘现实的新手法,比其他任何人贡献都多。

莫奈与印象派

印象派的创始人虽说是马奈,但真正使其发扬光大的却是莫奈,因为他对光影之于风景的变化的描绘,几已到走火入魔的境地。甚至到后来,他对光色的专注远远超越物体的形象,使得物体在画布上的表现消失在光色之中。也因为这样,他让世人重新体悟到光与自然的结构。所以这一视野的嬗变,以往甚至难以想象,它所散发出的光线、色彩、运动和充沛的活力,取代了以往绘画中僵死的构图和不敢有丝毫创新的传统主义。

“我像小鸟鸣啭一样作画”,莫奈对他的朋友乔弗雷这样说。在他看来,发乎自然是真正印象派画家的必备素质,这句话毫无矫饰地表明了某种自发性。但这一容易令人误解的简单解释却是一场使现代绘画进程发生了革命的激进运动的关键所在,标志着莫奈之前与莫奈之后绘画艺术的一个转折点。

在此之前,甚至风格接近印象派画家的那些人的作品,也都遵循了明确约定的技法:阴影始终采用中间色调,画面本身由清楚的明暗色块构成,仿佛补缀在油画布上。甚至气候条件和一天中的时间变化也作了严格的规定;与此同时,光作为自然现象,其唯一的作用是烛照,以揭示物象和结构中的美,而不具备自身的特性。但莫奈和他的画家同行却使阴影也有了不同色彩,形体不是被照亮的,而是光本身就是自然的在机组成部分之一,它不仅表现了我们周围物质世界不断变化的条件,并且传达出本身处于流动中的时间感。

色彩和光

莫奈的画描绘了从大自然中得到的稍纵即逝的瞬间印象。散涂的笔触急骤地涌上画布,给画面上最暗的阴影区也带来色彩。这是观察和描绘世界的一种新方式。自然界不存在孤立单一的颜色,实际上,它们的色彩随受亮程度光量的大小而起变化。莫奈便是第一位以他的绘画深入探讨这种视觉现象的艺术家。在此之前,还没有人敢于表明,当人的肉眼在远距离观察时,林中的树木或一组房舍,已不再是一连串可以区分开的独立实体,而成了另外一种集合的形象。经验告诉我们,树的枝条是一一可以区分的,不论是在近处还是在远处,而一座房屋与相邻的另一座房屋,在许多方面也有所不同,但这种区别却不是一目了然的。莫奈并不想按照我们已知而习惯的状态去描绘物体,他要尽可能准确按照我们所见的状态去表现它们。

创造的莫奈

这目标不是抽象的理论,它来自自然本身和莫奈本人的敏感。为实现这个目标,莫奈必须发明新的表现方法,确立新的画风,因为传统的方法和风格已证明全然不再能适用。构图、明暗配置、直线透视、笔触、色调和色度的变化等,所有这些,都难以派上用场。因此,他逐渐形成了新的画风,包括呈斑块和旋涡状的散涂笔法,在这里,色即是光,空气也具有动感,空间则靠光线和空气的相互作用来构成。

每一笔都同前一笔分离开来,其间没有转换过程或细微差异,这些已经没有必要,因为,如果画家的观察是准确的,形象将会自然而然地在观赏者的眼中组合起来。莫奈的才智和直觉促使他考虑到观赏者的理性和感性经验,鼓励他们直接参与解释和理解作品。

莫奈意识到自己的视觉能力以及如何来表现的问题,他把自己的经验推到了极限。在此过程中,他面对着被误解、被歪曲的危险。曾有一次,一个极端反对他画风的人,故意在很多人的前面,拿着他的画倒过来对大家说:“大家请看这幅画画得多么好,倒过来挂也可以,横着挂更是可以。”口气极尽揶揄讽刺。但是欣赏他的人则又非常惊叹于他的敏锐观察力。因此,人们有时几乎把他看作一只机械眼,有时看作一部机器,能够以科学的精确性,忠实地记录下某种视觉印象(连塞尚也说:“莫奈只有一双眼,但天啊,那是什么样的一双眼啊!”);有时则看作是一位用过分理智的绘画理论武装起来的革命者;甚至看作是一位熟练的装饰画家,他在那些最后的油画上显示了他的才华,但却缺乏庄严的气派。

这些评论不免有失公允,他不仅才华横溢,而且富于诗意,感觉细腻,充满了魅力。莫奈第一个意识到视觉与情感、观察与现实及其描绘之间的内在联系,而这种联系正是印象派的本质和基础。

我们谈到“印象”,并不仅仅是指视觉现象,也是指这种现象在艺术家心中唤起的情感,摆脱观察事物的实用主义方式,我们会首先看到我们希望看到的东西。莫奈喜爱户外的阳光、人群和生机盎然的事物。他本着活泼和快乐的天性,抒发他的爱恋,在此过程中,他同样感受到爱,因为他会因眼中所发现的美而神采风扬,他的灵魂也比其他任何东西都更深刻地体验到这种美,并为此而兴奋无比。

1850年代-在绘画上受到启蒙,于1859年回到出生地巴黎正式学习绘画。1860年代-在阿尔及利亚服完兵役之后,与相当多的知名画家结为朋友,在法国到处写生绘画。 1870年代-结婚生子之后,扩大了旅行的范围,也扩大了绘画灵感的来源。1870年代是他开始印象派推动的重要十年,在这十年中印象派举办了4次联合画展。莫内都有参加。1879年是莫内伤心的一年,他的妻子卡米耶去世,留下1岁的次子和12岁的子。1880年代-莫奈最后一次参加印象派联展是在1882年,1884年之后他开始周游列国,拜访了伦敦,美国等地。1890年代-莫奈开始专注而且持续的以睡莲主题创作,1900年代-莫奈的视力开始出现问题,但他仍继续绘画,而且还在画睡莲,越画越大。1910年代-莫奈遭受第二任妻子在1911年世,1914年长子去世的打击,视力也急速恶化。莫内到此时才算是成功画家,作品开始受到国家收藏,并有钱建了大型画室。他开始画大型的睡莲壁画。1920年代-莫奈的晚年仍持续创作,这个时期他的重心放在罗浮宫即将展出他的睡莲作品,仅管视力越来越差,已经接近失明,他还是画到1926年12月5日去世为止。 莫奈是印象主义的创始人之一,是印象主义大师中最有影响的一位。在有代表性的印象派画家中,唯有莫奈以其86岁的漫长人生始终如一的将创作热情倾注在印象派技法上。其他的印象派画家,都是短期的探索者。莫奈常常可以从普通的风景中挖掘其魅力。他观察景物细致入微,对光线的变化十分敏锐。他可以就同一处场景画出十几幅作品。代表作有《日出·印象》《睡莲系列》《圣拉扎尔火车站系列

1874年莫奈展出油画《日出·印象》,“印象画派”由这幅画的标题而得名,是莫奈画作中最具典型的一幅。这幅油画描绘的是透过薄雾观望阿佛尔港口日出的景象。直接戳点的绘画笔触描绘出晨雾中不清晰的背景,多种色彩赋予了水面无限的光辉,并非准确地描画使那些小船依稀可见。晨雾中,太阳从水面升起,影影绰绰的起重机,烟囱等勉强可辨,离前景最近的小船和船上的人亦仅是一抹剪影……灰色、带灰的橙色、浅紫色、黄白色的颜料铺满了画面,将东方日出、朝霞满天、水面上雾气蒸腾的景象以“印象”的手法表达,令“瞬间”浓缩成“永恒”,莫奈新鲜的尝试令人兴奋。真实地描绘了法国海港城市日出时的光与色给予画家的视觉印象。

据报道,莫奈不像其他画家那样,热衷于画自画像,他一生中只画过两幅自画像,一件自画像收藏于日本东京的Bridgestone艺术博物馆,而另外一件则曾在苏富比拍卖上亮相。这两件自画像曾经在莫奈的几次重要回顾展上出现过,比如1983年在巴黎大皇宫和美国大都会美术馆举办的莫奈回顾展上。

每一个研究莫奈创作活动发展的人都会发现,如果说最初的命运促成了莫奈的发展趋势,那么后来就是他自已创造了他的命运。之所以莫奈成为“印象主义”风格奠基人、被他的朋友公认为“班首”,是因为莫奈不可动摇的坚强意志。从所周知,印象主义意味着感觉和观察方式的变革,它不仅改变了绘画,而且改变了雕塑、音乐、文学,就是到了今天,它也没有失去影响力,仍然改变着我们。

到后期莫奈的作品热衷于大规模的系列连作,包括《罂粟田》、《白杨树》、《卢昂大教堂》、《日本桥》、《伦敦的泰晤士河》、《水上花园》、《睡莲》等。在这些组画画中,《睡莲》组画成为莫奈晚年创作写意画的极品。在这系列画中色彩变化莫测,抓住光的瞬间变幻,水面有时呈浅蓝色、绿色、褐色,有时就像金的溶液,反映着天空和水中倒影上盛开的睡莲,极具幽静美的艺术内涵。此时莫奈的笔触挥洒自由,犹如油画中的行草书家,粗犷酣畅,消减了明显的线条意识,其笔触因光照于物而显现出的轮廓或团块,近似于中国的写意画作,意境幽深和恬淡。

阳光下的国会大厦/莫奈作品鉴赏及赏析 阿让特伊的海滨长廊/莫奈作品鉴赏及赏析 赞丹风景/莫奈作品鉴赏及赏析 普维尔附近的悬崖/莫奈作品鉴赏及赏析 起风的瓦朗日维尔悬崖/莫奈作品鉴赏及赏析 梨子和葡萄 阿让特伊的春天 伯宗草地 蒙索公园 菊芋(洋姜) 韦特伊花园的门 蒙特卡洛附近的风景 胡安安乐松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 ► 莫奈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