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更名画

失去童贞

两位塔希提妇女

永不再

单纯的原始之美——高更《塔希提妇女》

神秘的伊甸园——高更《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

高更自画像

献给梵高的自画像(悲惨世界)

黄色的基督

有什么新鲜事?

你什么时候结婚呀?

你要去哪里?

玛丽亚

黄色背景上的三位大溪地女子

三位大溪地女子

两位大溪地女子

她们金色的身体

布列塔尼猪倌

布道后的幻想(与天使摔跤的雅各布)

美丽的天使(安吉拉·萨特太太,蓬艾文旅馆老板)

精灵在注视

决不再

我们朝拜玛丽亚

手里拿着芒果的女子

保罗·高更,1873 年高更开始绘画,并收藏画家作品。他拥有毕沙罗(Pissarro)、马奈(Manet)、雷诺阿(Renoir)、莫奈(Monet)、希斯里(Sisley)及塞尚(Cezanne)等人的作品。

1876 年,高更有一幅作品入选巴黎沙龙;次年他作了第一件雕塑作品。渐渐地,高更越来越专注于艺术创作,他参加了最后四届印象派画展。

1883年成为职业画家。曾团结一批未成熟的青年画家组成蓬塔旺画派。1895年以后,因健康原因和经济支持中断,精神受到刺激,自杀未遂。他的艺术观点受象征主义观念驱使,不满足印象主义绘画。1897年创作的《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用梦幻的形式把读者引入似真非真的时空延续之中,就是这方面的典型之作。另一幅作品《两个塔希提妇女》追求表现的原始性,含有精致的趣味和艺术魅力。

高更的早期绘画,带有实验性,也很拘谨,令人联想起在巴比松画派(Barbizon School)影向下毕沙罗的作品。色彩略见后来发展的迹象,但仍很拘谨。他把颜色做块面处理,自由地加重色泽的明亮感:例如以鲜亮的蓝色画阴影,以红色画屋顶,而使之自背景中突出。

高更在技法上采用色彩平涂,注重和谐而不强调对比,《讲道以后的幻景》就是这种艺术处理的代表作。他的绘画风格与印象主义迥然不同,强烈的轮廓线以及用主观化色彩表现经过概括和简化了的形体,都服从于几何形图案,从而取得音乐性、节奏感和装饰效果。其理论和实践影响了一大批画家,被誉为继印象主义之后在法国画坛上产生重要影响的艺术革新者。

思想变革

高更出于对欧洲文明和传统艺术的怀疑,索性离开欧洲到南太平洋的塔西提岛和土著人长期生活在一起。他以率真、单纯化、近于原始艺术的造型和配色 ,表示大自然提示带给他的感受和他对岛上“大自然的宠儿”的心仪倾慕。出于主观情感的浓烈,他和再现性创作告别,以某种“暗示”和“象征”代替叙事性描述,以对平面的自由支配代替了透视、光影、立体、造型灯法则。高更代表作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凭借岛民厚朴的、天真无邪的形象,以画家那种独特的单纯、粗放、远古、唯美的装饰风语言,对生命和宇宙寻求答案,发出一个理性的、恒古的问天。

代表作品:《裸体习作》、《布列塔尼的猪倌》、《雅各与天使搏斗》、《黄色的基督》、《美丽的恩琪拉》、《塔希提的年轻姑娘》、《游魂》、《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我们朝拜玛利亚》。

高更名画赏析

高更作品赏析——鲁昂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布列塔尼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马提尼克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阿尔勒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大溪地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蓬艾文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海边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河边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道路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花园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鲜花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树木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春夏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秋冬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自画像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男子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女子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静物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风景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蓝色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黄色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红色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绿色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白色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红绿蓝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天空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肖像画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裸体系列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