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更作品赏析——大溪地系列

黑色的小猪和坐着的大溪地女子

大溪地岛上的路

头发上戴着花的大溪地女子

大溪地女子

休息的大溪地人

大溪地渔家女子

大溪地橙子

大溪地裸女

大溪地田园

大溪地风光

大溪地村庄

大溪地女子头像

沙滩上的大溪地女子

棕榈树下的大溪地女子

风景中的大溪地女子

大溪地山丘

河边的大溪地女子

斜倚的大溪地女子

大溪地女子

独木舟(大溪地一家)

婴儿(大溪地基督的诞生)

大溪地男子和女子

大溪地人的生活场面

三位大溪地女子

大溪地风光

举着胳膊的大溪地男子

大溪地田园

大溪地母亲和儿子

黄色背景上的三位大溪地女子,1899

女子与花(大溪地的年轻姑娘)

三位大溪地女子

两位大溪地女子

大溪地田园生活

大溪地女子和两个孩子

蹲着的大溪地女子

高更早期作品追求形式的简化和色彩的装饰效果,但还没有摆脱印象派的手法。后来多次到法国布列塔尼的古老村庄进行创作,对当地的风土人情、民间版画及东方绘画的风格感到兴趣,逐渐放弃原来的写实画法。由于厌倦城市生活,向往仍处于原始部落生活的风习和艺术,高更不顾一切,远涉重洋到南太平洋上的一个岛上去生活和画画,直到去世。

高更在大洋洲度过的这段时间里(1891~1893年和1895~1901年在塔希提岛;1901~1903年在多米尼克岛),是他的创作的最成熟和最重要时期。这个时期他专心致志地画塔希提人,画她们的生活风俗和宗教仪式。他在这个岛上找到了能够最充分地表现波利尼西亚地方的色彩,找到了不同于欧洲人形象的毛利人的状貌。这里的黄色、红色、雪青色、绿色,搭配得那样明亮、清晰,就连太阳本身,有时也与其他地方不同。半裸的毛利人的金黄色身体,以及他们身上风格化的装饰,使他如醉似痴。高更娶了一个毛利少女作妻子。他从妻子的同胞中得知许多当地的神话故事和宗教习俗。

这些都在他的作品中得到反映。他把虚构和象征的造型放入画里。用平涂的单纯色彩加以渲染,加强了绘画的神秘性和奇异性因素。他还想出一些包含许多意思的名称,用作绘画的标题,让人从图画中寻找它潜在的含义。这些色泽鲜明,题目费解而形象又颇具原始野性的明快作品,与其说是把这个奇异世界的生活具体化,不如说是在体现波利尼西亚这块殖民地民族的人性。

高更以极大的热情真诚地描绘了土著民族及其生活。作品用线条和强烈的色块组成,具有浓厚的主观色彩和装饰效果。

高更名画赏析

高更作品赏析——鲁昂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布列塔尼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马提尼克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阿尔勒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大溪地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蓬艾文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海边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河边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道路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花园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鲜花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树木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春夏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秋冬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自画像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男子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女子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静物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风景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蓝色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黄色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红色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绿色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白色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红绿蓝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天空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肖像画系列

高更作品赏析——裸体系列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 ► 高更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