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加索作品赏析——女子系列

人们常说:“毕加索的创作灵感来自于女性。”此话确实有一定道理!从众多的女性为题材的绘画作品之中,我们不难发现画家的喜怒哀乐跃然纸上,都与不同时期接触的女性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来看,确实可以说是美女的灵感造就了一代杰出的艺术大师。

毕加索一生有过两个妻子和五个主要的情人,他从一出生开始,就在一群女人的呵护中成长。从他13岁那年爱上一名少女,性的体验为他的作品带来初显的灵感,一直到近80岁时与他的第二任妻子雅克琳·洛克结婚,毕加索一生的创作无不是在异性给予的灵感中进行。似乎一旦得到了女性的溺爱,毕加索就能把自己的潜能奇妙地通过绘画发挥出来。

中国传统绘画的灵髓深受老庄思想的感召,这是一个以阴阳两性架构而成的思想和美学体系。老庄信奉性随自然,而自然的本质则是无上的“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其中产生变化的因素是“二”,即阴和阳,只有阴阳交合,才有万物的新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阴阳的交合成了创造的源动力。

在毕加索这里,阴阳的理论得到了最具体化,也是最感性的实践。创造这个词在毕加索身上也是绝然不可能独立存在于仅仅自身的力量里的,他的第六个女人弗兰丝娃·姬洛曾表达过这样一个概念:“毕加索需要一个缪斯,一个能启发他灵感的女人,一个在他的生活里走来走去的生命。正是这个人的存在,使他找到了色彩的和谐、光与影的对比以及线条和符号等等一切自然的魔力,并以此来展现身体和灵魂的联系。也正是这些联系,促使毕加索进行一次又一次的创新。”

以女友划分不同时期艺术特征是毕加索被艺术界认可的分类

众多艺术评论家把毕加索的七个女人借代为他作品的七个时期,这绝对是形象而有说服力的。的确,毕加索不同创作时期的特征正是他与不同异性的故事:费尔南德·奥利维叶与粉红色的玫瑰时期;奥尔佳·柯克洛娃与新古典主义时期;玛丽·泰雷兹与超现实主义时期;多拉·玛尔与旷世名作《格尔尼卡》;弗兰丝娃·姬洛与如花的外形及绿与蓝冷色的和谐。

毕加索认为世界上最接近宇宙奥秘的便是极度危险的异性。他曾在一幅画里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希腊神话里人兽兼半的怪物,正在吞噬一个纯真的少女……如此种种,毕加索都让我们觉得他甚至于把创造力的缘由偏执化,这和老庄的阴阳归一不谋而合。我们不能得知毕加索是否能够如此深刻地理解东方精神,但是,他必定是在艺术创造的层面上认同和力行了这个理论。

的确,异性给予毕加索天地间最直接的灵感,而对于西方文化来说完全是异质的东方哲学也给予他同样性质的感召。杂糅和奇妙组合成就了今天仍然传奇的毕加索。

盲人的早餐 悲剧(穷人们) 画家和模特儿 格尔尼卡 拿着烟斗的男孩 裸露胸部的女子和鲜花 为芭蕾舞剧“三角帽”设计的服装 坐着将脚擦干的裸女 海滩上奔跑的妇人(两个在海滩上奔跑的女子) 哭泣的女子 蓝色的房间和洗澡的人/毕加索作品赏析 扇子女人/毕加索作品赏析 梦/毕加索作品赏析 穿着百袖服的保罗(毕加索儿子保罗的小丑装扮)/毕加索作品赏析 阿拉贡的乔安娜/拉斐尔作品赏析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 ► 毕加索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