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作品赏析——奥维尔时期系列

1890年5月17日,梵高前往巴黎,与弟弟提奥和他的妻子,及他们刚出生一年多的儿子见面(梵高的侄子也叫文森特·梵·高,后来成为出色的工程师,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就是在他的奔走下建立的。)

5月21日,梵高搬到巴黎附近的奥维尔接受加歇医生的治疗。一切都很顺利。但《麦田群鸦》这一著名作品被认为预示了梵高的死亡。

7月27日,星期天。在外出写生时,梵高开枪自杀!但没有打中要害,他自己支撑着回到旅店。他拒绝接受治疗,也有说是由于子弹太深了,已无法医治。

7月28日一早,提奥赶到奥维尔。他坐在梵高床边和他一起回忆童年的时光......

梵高在弥留之际说道:“痛苦将永存”

7月29日黎明,梵高逝世。

摘自《梵高生命轨迹与心路历程(梵高传)奥维尔

梵高在奥维尔创作的作品中, 有13幅画面窄长的作品格外引人注目, 在意境上似乎构成了一个整体, 而且明显地带有乡间乌托邦色彩。研究梵高的学者乌都注意到了这十几幅画另具一格的构图。它们同属一类, 两个正方形的长度以及在某种程度上所表现的内容都类似于皮维·德·沙瓦纳和卡米耶·毕沙罗的装饰画。梵高来奥弗途经巴黎时看到过他们那些装饰画。然而, 人们一般总是把梵高这些两个正方形长度的作品一幅一幅地单个分析。例如"麦田群鸦"就一直被孤立看待, 人们盲目地认为它是梵高的"最后一幅作品", 认为这幅画从根本上说是作者心理的自我表现, 说这幅作品以及梵高在奥弗的其他作品是作者精神变态的产物, 暗示了作者即将自杀。这样看法掩盖了这些作品的真正内涵和它们之间的联系。但若从总体上考察, 这些作品构成了一个有自己独特风格的装饰画系列, 它们所描绘的田野、树林、花园, 甚至单人的肖像, 都反映了一种现代的田园生活理想。

梵高摒弃了一切后天习得的知识,漠视学院派珍视的教条,甚至忘记自己的理性。在他的眼中,只有生机盎然的自然景观,他陶醉于其中,物我两忘。他视天地万物为不可分割的整体,他用全部身心,拥抱一切。梵高很晚才作为一位极具个性化的画家而崭露头角,距他去世时只有八年。

"奥维尔这地方非常美,那些越来越少的古老茅屋,更美!"——梵高

我更相信那美丽来自梵高的心中!——左立新

在这最末期的作品中,更显得自在阔达,宛如深藏在自然中魅惑的根源,被他的笔尖诱上了画布。南法时期的作品中,蓄满学生、煎熬的视线,至此时已有改变,现在的线条像舞台上的音乐,含有律动感。柔软的笔触时而强、时而轻,那种缓急轻重感,变得很自在。

麦田群鸦》尽管有着他那惯有的金黄色,但却充满令人不安的气氛,蓝天中弥漫着低沉的乌云,一群凌乱低飞的乌鸦掠过麦田,像是一种不祥的预兆,虽然红绿色相间的小路和黄色的麦田在波动起伏,像是在奋力抗争,但整个画面沉重得叫人透不过气,似乎空气也凝固了。狂暴跳动的笔触增加了一种紧张感和压抑感。画作反映了他痛苦绝望的心境。他在信中写道:“忧郁的天空下是广阔的麦田,我无需费力表达我的悲伤和极度孤独。”“我听见乌鸦的翅膀拍着大地。”画完这幅画的第二天,他来到这块麦田上,对着自己的胸膛开了一枪。死时年仅37岁。

麦田云雀/梵高作品赏析 有垂柳的公园是诗人的花园/梵高作品赏析 煤船/梵高作品赏析 农舍和农夫/梵高作品赏析 罗纳河上的星夜(星空)/梵高作品赏析 桃树花开(淡紫色)/梵高作品赏析 淡蓝色天空下的橄榄园/梵高作品赏析 两个在雪天里挖地农妇/梵高作品赏析 雪中纽南牧师的花园/梵高作品赏析 在夕阳下撒种/梵高作品赏析 在圣马迪拉莫海边的渔船/梵高作品赏析 乌云密布的天空下的麦田/梵高作品赏析 蓝色珐琅咖啡壶,陶器和水果/梵高作品赏析 夹竹桃和书籍/梵高作品赏析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 ► 梵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