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感家梵高作品赏析(按时间排序)

梵高画风

律动生命感

通过描绘自然来表现自己的个性

最喜欢的颜色

黄色

绿色

最亲近的人

弟弟提奥

梵高生命轨迹与心路历程(梵高传)

梵高传略

梵高名画系列

梵高作品赏析(按名称排序)

1881

1882

1883

1884

1885

1886

1887

1888

1889

1890

76幅

168幅

112幅

87幅

262幅

146幅

165幅

251幅

185幅

223幅

 

早期

放山羊的男子

牛奶壶

科林斯式柱头

拄着铲子的男子

梵高在伦敦布里克斯顿海克福德路的宿舍

睡着的老人

伦敦奥斯汀修道士教堂

池塘里的船夫

埃顿的教堂

埃顿的教堂和牧师住宅

皇家路和拉姆斯盖特

多德雷赫特附近的米尔斯

麦比拉洞

咖啡馆

博里纳日煤矿

房子

房子

琵嘴鸭煤锹

1880

矿工们

黎明在雪地里的矿工

晚钟

1881

背煤的矿妇

背着一袋木柴的男人

壁炉旁

壁炉旁的农民

波拉德柳树

播种者

播种者

播种者

播种者(仿米勒)

窗户旁削土豆皮的女子

窗户旁削土豆皮的女子

窗前的灯

雕塑、白菜和木屐

端着簸箕的男人

多德雷赫特风车

法国农妇喂婴儿吃奶

梵高的祖父

梵高家人

风车

缝补长筒袜的女子

缝纫的女人

割草

公路上的波拉德柳树

跪在地上的女子

跪在水桶前面的女孩

跪着种植的人

将土豆装入袋子里的男人

脚穿木屐,戴着帽子的男孩

搅拌黄油的女子

卷心菜和木屐

烤火的老人

靠在铁锹上的农民

挎着篮子的播种者

挎着篮子撒种的农妇

老人把干稻草放在炉床上

雷雨中的田地

雷雨中的田野

路边的波拉德柳树

路边的波拉德柳树

路边的波拉德柳树

路边的波拉德柳树和小屋

磨咖啡的女子

牧师的花园

拿着棍子的农民

拿着手锯的男人

拿着斩拌刀的农民

男孩与铁锹

农民坐在炉边阅读

耙草的女孩

啤酒杯和水果

室内火炉

手里拿着扫帚的男子

手在袋子里的播种者

手在袋子里的播种者

树林

挖地的人

挖地的人

屋顶上覆盖着苔藓的谷仓

席凡宁根女子

席凡宁根站立的女子

席凡宁根针织的女子

席凡宁根针织的女子

写字的男人

雅各布·迈耶的女儿

摇篮旁的母亲和坐在地板上的孩子

用镰刀割草的男孩

用镰刀收割者

在针织的年轻女子

在针织的年轻女子

站着的农家姑娘

沼泽地

沼泽地

针织的女子

坐在地上戴着黑色帽子的女孩

坐在火炉旁的女子

坐在篮子上双手撑头的女子

1882

搬运泥炭的男人

板车旁的两名男孩

板凳

悲哀

波拉德柳树

播种者

播种者

播种者

播种者

播种者

草地上的夕阳

穿黑衣的女子(思恩的母亲)

穿燕尾服的老人

穿着衬衫手里拿着扫帚和烟斗的孤儿

穿着衬衫手里拿着烟斗坐着的孤儿

穿着大衣手拿玻璃杯和手帕的孤儿

穿着大衣手拿雨伞的孤儿的背影

穿着大衣在擦皮靴的孤儿

窗前针织的女子

从画室看木工车间

打着伞的思恩和小女孩

带着伞和圣经的思恩

带着烟斗和眼罩的男人

带着一条面包的女孩

戴高顶帽的男人

戴黑色帽子的女子,思恩的母亲

戴礼帽的孤儿

戴着白色帽子的女子,思恩的母亲

戴着礼帽手拿杯子的孤儿

戴着帽子,穿着大衣和百褶裙的女子

戴着帽子的孤儿的背影

戴着帽子的女子

戴着帽子拿着盘子吃饭的孤儿

戴着帽子手拿雨伞在看手表的孤儿

戴着帽子双手交叉的孤儿

戴着帽子腋下夹着雨伞的孤儿

戴着帽子在吃饭的孤儿

戴着帽子在喝咖啡的孤儿

戴着帽子拄着拐杖的孤独的老人

戴着眼罩穿礼服的孤独的老人

戴着一顶礼帽的老人

德海斯面包店

冬天雪地里的矿工

端着玻璃杯坐着的男人

凡·施托克帕克

饭前祷告

房屋和桥梁

风车

风景

风平浪静的斯海弗宁恩海滩

干鱼谷仓

高处俯视干鱼谷仓

给婴儿喂奶的思恩

工厂

弓着身子的女子

弓着身子的思恩

孤独的老人

国库券

国库券

海滩和船

海滩和大海

海滩上的人群和靠岸的渔船

海滩上散步的人和船

海滩上散步的人们

海滩上散步的人们

海滩上渔夫的妻子

海牙的炼钢厂

海牙典当行的入口

海牙火车站

海牙新教堂

海牙新教堂和老房子

候车室

怀里抱着婴儿的思恩

怀孕的思恩和老妇

教堂长凳上的信徒

街上的孤儿

街上的女孩

救济院男子

锯木厂

看护婴儿的思恩

看护婴儿的思恩

看护婴儿的思恩

赖斯韦克附近的草地

赖斯韦克附近的草地

老街道

累死了(在椅子上)

两名女子

炉灶旁磨咖啡的女孩

路上的女子和路边的波拉德柳树

裸女半身像

驴车

驴车、男孩和席凡宁根女子

马路

毛驴和板车

煤气厂

木匠

木匠的背影

拿着棍子的老人

拿着伞和篮子戴着围巾的女子

拿着扫帚的年轻男子

拿着扫帚的女人

拿着水壶的女子的背影

男人和女人的背影

纽南风景

女人头像

漂洗地

人们在街道上开挖沟渠

森林的边缘

森林中的女孩

沙丘

沙丘和人

沙丘上补渔网的女子

施恩韦格

施恩韦格梵高住过的房子

手撑着头的男人

手里拿着帽子的孤独的老人

手拿雨伞的孤儿的背影

书商勃洛克

树林里白色披肩的女人

树林里的两个女人

树林里的长凳

树林中的白衣女孩

树林中的女孩

树木

思恩和坐在她腿上的孩子

思恩母亲的房子

四轮马车旁的两名男子

四名男子切割木材

摊开清洗的衣物的女子

土豆田

挖沙

弯腰锄地的男人

弯腰的女子

屋顶

席凡宁根

席凡宁根道路

席凡宁根的干鱼谷仓

席凡宁根海岸

席凡宁根海岸

席凡宁根晒鱼谷仓

席凡宁根针织的女子

系围裙的木匠

乡村小路和树

辛克附近的大桥

新教堂前面的草地

摇篮

一个女人的身影与未完成的椅子

婴儿

婴儿车里的婴儿

用麻袋背着煤的矿工们的妻子

雨后的树林

阅读的老人

站在火炉旁的孤儿的背影

站着的女子

站着看书的男人

站着双手抱在胸前的男子

站着针织的女孩

长凳和人

长凳和人

遮阳伞下的席凡宁根女子和其他人

直立的孤儿

拄着拐杖围着披肩的老妇

坐在火炉旁的男人

坐在篮子上切面包的工人

坐在小女孩旁的孤儿

坐着火炉旁地板上抽雪茄的思恩

坐着看书的男人

坐着针织的女孩

 

1883

播种的男人

菜园

除草的男人和坐在手推车上的妻子

锄地的男人

穿着夹克上翻着领子的渔夫

从土豆田回来的三个农民

带烟斗的渔夫

戴着白色帽子的女子,思恩的母亲

戴着白色帽子坐在凳子上的女子

戴着帽子的孤儿

戴着头巾的女子

祷告的男人

祷告的女子

德伦特风景

德伦特风景

地里弯腰劳作的女子

冬季的人们

冬季梵高画室的窗外

冬季教堂的墓地

冬季纽南的教堂

冬天雪地里扠草的女子

儿童

防波堤

焚烧杂草的农民

焚烧杂草的农民和傍晚的农舍

耕田的农夫和两个女人

耕田的农夫和三个女人

耕田的农夫和弯着腰的女人

谷仓和农舍

跪在摇篮旁的女孩

海牙的朗格维杰尔伯格

海牙附近德克斯顿的挖沙者

行走的女人

怀里抱着婴儿的孤独的老人

荒野上的手推车

黄昏海牙附近的农舍

吉普赛马车营地

肩上扛着镐的孤儿

教堂

垃圾场

拉耙的男人

劳作的人们

老马

两名跪着的女子

茅草屋

茅草屋

木材销售

墓地

拿着耙子的男人

泥地里劳作的女子

农场

农舍

农舍、谷仓和树木

农舍与泥炭堆

女孩与披肩

女人头像

女人头像

女人头像

女人头像

女人头像

女子头像

苹果树旁的园丁

匍匐爬行的婴儿

沙丘

沙丘后面的土豆田

施粥所

施粥所

施粥所分发热汤

室内的人们

室内面向右边的织女

树丛中的农舍

双手合十的女子

通往海滩的小径

同思恩在谈话孤独的老人

秃顶的孤儿

推着独轮手推车的席凡宁根女子

腿上坐着孩子的女人

挖地的女子

弯腰拉网的女子

晚上的农舍

喂鸡的女子

卧着的牛

五个男人和一个孩子在雪地里

新阿姆斯特丹吊桥

削土豆皮的思恩

雪地里的老塔

雪地里老塔附近的葬礼

雪地里弯腰劳作的女子

雪天庭院

一堆泥炭和农舍

一张草图

忧郁

渔夫

渔夫

渔夫

渔夫

渔夫

雨中教堂的墓地

在沙丘上挖煤的人们

在一个乡村旅馆的男子

沼泽地里的两个女人

沼泽里的橡树干

针织的女子和坐在地上的女孩

针织的思恩

针织头巾的女子

兹韦洛小教堂附近的牧羊人和羊群

坐在窗户旁拿着铁锹的男子

坐在篮子上双手撑着头的女子

坐在篮子上针织的女子

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杯子的男子

坐着抽烟的渔夫

坐着怀抱婴儿的女子

1884

安东·凡·拉帕德像

白杨树

板车和黑色的牛

板车和红白色相间的牛

傍晚推着独轮车的女子

波拉德桦树

波拉德柳树

播种者

带烟斗的年轻男子

戴白色帽子的农妇头像

冬日花园

缎花

纺纱的老人

纺纱的男人

纺纱的女子

纺纱的女子

耕田

耕田的农夫和种土豆的女人

沟渠

花盆

夹道树木

咖啡机和壶

篱笆背后

两个麻袋和一个瓶子

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在扎布

两只老鼠

林荫道和人

柳树和透过云层的阳光

茅草屋

面朝左侧的织布工

面朝左侧的织布工

木屐和壶

牧师花园

牧师花园里开花的树

牧师家的花园

牧羊人和羊群

纽南的教堂和路过的人

纽南的老教堂

纽南的老教堂和农夫

纽南的牧师住宅

纽南风光

纽南附近的水磨坊

纽南会众离开归正教堂

农妇头像

农妇头像

农妇头像

农妇头像

农妇头像

农妇头像

农妇头像

女孩和戴着帽子的男子

排线的织布工

热内普水车

热内普水车轧机

三名步行的伐木工

三扇小窗旁的织布工

三只手

三只手

三只手

三只手,其中两只手拿着叉子

三只手,其中两只手拿着叉子

深秋小巷

石瓶和白杯

收获小麦

躺在稻草新出生的小牛

田野中的老塔

头戴白色帽子的老农妇

头像

推着独轮车的园丁

挖土豆

韦伯的织机

五个瓶子

夕阳下的村庄

夕阳下的杨树大道

向着左侧弯腰的农妇

雪中的牛车

雪中的拾柴

杨树大道

杨树小道

一扇敞开的窗前的织布工

站在织布机前的织布工

沼泽旁的松树

织布工的右侧(半身)

织布工的正面

织布工的左侧和纺车

织布机前的织布工等人们

种土豆的农民

1885

阿姆斯特丹

埃因霍温的建筑

埃因霍温老火车站

埃因霍温散步的人们

埃因霍温圣凯萨琳娜教堂

矮胖的男子

矮胖的男子

安特卫普的后院

抱起一捆谷秆的农妇

暴风雨天气

背着木柴的男子

壁炉旁的女子

壁炉旁拿着水壶准备烧水的女子

别墅和磨坊

剥豌豆的女子

步行的农妇

城堡

城市风光

吃饭的三个人

吃饭的四个人

吃饭的五个人

吃土豆的人

穿蓝色衣服的女子

船在安特卫普码头

带帽子的农妇

带烟斗的农民的头像

戴白色帽子的农妇头像

戴白色帽子的农妇头像

戴白色帽子的农妇头像

戴白色帽子的农妇头像

戴白色帽子的农妇头像

戴白色帽子的农妇头像

戴草帽的男子头像

戴褐色帽子的农妇头像

戴礼帽的男人

戴绿色的花边帽的农妇头像

戴绿色头巾的农妇头像

戴帽子的男子头像

戴深色帽子的布拉班特农妇

戴深色帽子的农妇头像

戴深色帽子的农妇头像

戴深色帽子的农妇头像

戴深色帽子的农妇头像

戴深色帽子的农妇头像

戴鸭舌帽的年轻农民头像

刀叉、水壶和碟子

德格鲁特主管

地里成捆的小麦

缎花

伐木工

翻晒麦秆的农妇

翻掀干草的农妇的背影

房屋里火上的水壶

纺纱的农妇

纺纱的女子

放在腿上的手

放在腿上的手和碗

格罗特市场

共同进餐的男人和女人

跪着的农妇的背影

跪着挖胡萝卜的农妇

跪着用菜刀的农妇

花园里洗衣盆旁的女子

黄昏时的茅草屋

黄昏时的牧师花园

黄帽子

挟着谷秆的农妇

肩上扛着耙子的男子

肩上扛着梯子的男子,墓地

建筑废料销售

 

教堂和民宅

旧塔的入口

捆谷秆的农妇

捆秸秆的农妇

篮子里的土豆

老教堂和人们

老人头像

两个锄地的女人在交谈

两个挖土豆的农妇

两位农民

两位农民

两只罐子和南瓜

拎着水桶的农妇

留着胡子的老人

炉火旁的农妇

炉灶旁的女子

炉灶旁的女子

络筒机

麻雀

麦垛和风车

麦垛和捆扎麦垛的农民

麦田里的草堆和风车

麦田里的麦垛和风车

麦田里的收割者和捆扎麦秆的农妇

茅草屋

茅草屋、女人和山羊

茅草屋、破旧谷仓和弯腰的女人

茅草屋、树和农妇

茅草屋和回家的农民

茅草屋和树

茅草屋和树

茅草屋和挖地的农妇

茅草屋和挖地的农妇

面朝左边的播种者

牧师花园和人

墓地和老教堂

拿着铲的农妇

拿着棍子的手

拿着棍子的手,一起进餐的四个人

拿着镰刀的农民

拿着镰刀的农民的背影

拿着镰刀的农民的背影

拿着镰刀的农民的背影

拿着镰刀的农民的背影

拿着镰刀的农民的背影

拿着扫帚的农妇

拿着手杖的农民

拿着碗的手和猫

拿着一根长棍子在忙碌的农妇

男人的头像

男子头像

男子头像

男子头像

男子头像

年轻男子头像

年轻男子头像

鸟巢

纽南的牧师

纽南附近的杨树小道

纽南牧师花园的池塘

纽南牧师家的住宅

纽南雪地里的老教堂

纽南雪地里的老教堂

农夫的背影

农妇

农妇

农妇高娣娜·德·格鲁特

农妇头像

农妇头像

农妇头像

农家姑娘

农家子弟

农民

农民的头像

女人头像

女人头像

女人头像

女人头像

女人头像

女人头像

女人肖像

拍卖会

披发女子头像

披着丧衣的女子

啤酒杯

七只手

切面包的女子

秋季风景

秋景

秋日黄昏

三个鸟巢

三位农民,其中一位坐着

三位农民和一个头像

三位披肩的女子

圣经

圣马丁教堂

圣母教堂的尖顶

时钟和餐具架

拾穗的农妇

室内,吃土豆的人

室内缝纫的农妇

室内缝纫的农妇

室内缝纫的农妇

室内削土豆的农妇

室内坐在壁炉旁的农妇

收割者

收割者

收割者

收割者

收割者和麦田边的树木

收割者和弯腰的农妇

手托着下巴坐着的农妇

蔬菜和水果

四只手

四只手,其中两只手拿着碗

抬着左胳膊的女子

陶器,瓶子和木屐

陶土碗和土豆

提着水壶的手,旋钮手柄和面包

跳舞的夫妇

头戴白色助产士帽子的老妇人

头戴深色帽子的农妇

头上围着围巾的农妇

头上围着围巾的农妇的背影

头上系着红丝带的女人

推着手推车在行走的农夫

挖地的农夫

挖地的农妇

挖地的农妇

挖地的农妇

挖地的农家子弟

挖地的农民

挖胡萝卜的农妇

挖甜菜的农民

挖土豆的农妇

挖土豆的农妇

挖土豆的农妇

挖土豆的农民

挖土豆的农民夫妇

挖土豆地的人

弯腰的农妇

弯腰的农妇的背影

弯腰拾穗的农妇

弯腰用铁锹挖胡萝卜的农妇

弯着腰的农妇

舞厅

夕阳美景

夕阳美景

吸烟的骷髅

膝上坐着孩子的农妇

洗衣的农妇

洗衣和晾衣的农妇

乡村小路和人

削土豆的农妇

削土豆皮的女子

雪中的花园

雪中纽南牧师的花园

雪中纽南牧师的花园

阳台上的两位女子

一篮子苹果

一篮子苹果

一篮子苹果和两个南瓜

一篮子蔬菜

一陶土碗梨子

栽甜菜的农妇

栽种甜菜

在埃因霍温的星期日

在成捆谷秆间弯着腰的农妇

站在水池旁的农妇

针织的女子

针织的女子

种土豆的农妇

种土豆的农民夫妇

种土豆的农民夫妇

装车的男人

坐在窗户旁三个人

坐在窗口的两位农妇

坐在窗口的农妇

坐在火炉旁的农妇

坐在火炉旁削土豆皮的女子

坐着的农妇

坐着的女子

坐着的女子

坐着的女子

做饭的女人

1886

巴黎的屋顶

巴黎的屋顶和巴黎圣母院

巴黎的一个广场

巴黎风景

巴黎郊区

巴黎圣母院和万神殿

巴黎市政厅和圣雅克驿站酒店

百日草

百日草和天竺葵

百日菊

傍晚走在街上的人们

贝尔韦代雷俯瞰蒙马特

贝类和虾

玻璃杯里的玫瑰花

布鲁特·恩德的磨坊

餐馆

餐厅的菜单

草甸花和玫瑰

侧面女子石膏雕像

从蒙马特附近眺望巴黎

从蒙马特眺望巴黎

翠鸟

带烟斗的自画像

带烟斗的自画像

戴帽子的男子头像

戴帽子的男子头像

戴帽子的自画像

戴着帽子的女子

戴着帽子坐着的长着胡子的男子

德拉加莱特的红磨坊

德拉加莱特的磨坊

德拉加莱特磨坊

德拉加莱特磨坊

德拉加莱特磨坊

杜伊勒里宫的露台与散步的人

房屋的屋顶和背面

鲱鱼

鲱鱼

公园和人

公园里的人

公园里的人在雨中漫步

骨架

跪着的男人石膏雕像

黑色毡帽自画像

红剑兰

红剑兰

红色和白色的康乃馨

红色罂粟和雏菊

狐蝠

花卉

画架旁戴黑色毡帽的自画像

荒野中的茅草屋

绘画或者是写作的男子

剑兰

剑兰和丁香

剑兰和康乃馨

锦紫苏

康乃馨

康乃馨

康乃馨等花卉

康乃馨和百日菊

康乃馨和瓶

两个自画像底稿

遛狗的女子

卢森堡花园

轮锋菊和毛茛

绿鹦鹉

马石膏雕像

玫瑰与向日葵

蒙马特风车

蒙马特风车

蒙马特风车

蒙马特风景

蒙马特露台咖啡馆

蒙马特区的采石场和风车

蒙马特山区的采石场

蒙马特山区的坡道

牡丹和玫瑰

牡丹花

男性石膏雕像

男子和女子的背影

男子头像

男子头像

女人石膏雕像

女人头像

女性石膏雕像

女性石膏雕像

女性石膏雕像

女子头像

蓬杜卡鲁塞尔和卢浮宫

披发女子头像

苹果,肉和面包卷

七月十四日巴黎庆祝会

鲭鱼,柠檬和番茄

人像

人像

人像

人像和维纳斯

三双鞋子

散步的穿黑色衣服的女子

散步的夫妇

 

石膏雕像

石膏像

蜀葵

四只脚

天竺葵

维纳斯

维纳斯

维纳斯

维纳斯

维纳斯

维纳斯

勿忘我和牡丹花

膝盖

膝盖

小手鼓和紫罗兰

一双鞋子

罂粟,矢车菊,牡丹和菊花

右手臂和肩膀

在布洛涅公园散步的人

站立的裸女

站着的裸男的正面

站着的裸男的正面

站着的裸女的背影

站着的裸女的背影

站着的裸女的侧面

站着的裸女的正面

长凳上的男人

掷铁饼者

紫菀

紫苑和夹竹桃

紫苑和鼠尾草等花卉

自画像

走在卢森堡宫殿前面的人们

左手

左手

坐着的裸女

坐着的裸女

坐着的裸女

坐着的裸女

坐着的男子的背影

坐着的女孩的正面

坐着的女孩和维纳斯雕像

坐着的长着胡子的男子

坐着的长着胡子的男子

1887

阿尼埃尔阿尔让松公园里的路

阿尼埃尔餐厅

阿尼埃尔餐厅

阿尼埃尔餐厅

阿尼埃尔餐厅的外部

阿尼埃尔的阿尔让松公园大道

阿尼埃尔的工厂

阿尼埃尔的沃耶德阿格森公园里的小路

阿尼埃尔公园的入口

阿尼埃尔塞纳河大桥

阿尼埃尔塞纳河大桥

阿尼埃尔塞纳河畔的沐浴浮船

阿尼埃尔塞纳河上的帆船

阿斯涅尔工厂

阿斯涅尔沃耶阿格森公园

阿斯涅尔沃耶阿格森公园里的道路

巴黎城墙

巴黎城墙旁边的公路

巴黎的防御工事

巴黎风景李必街

巴黎卢森堡花园

巴塔耶餐厅的窗口

白色和红色康乃馨

悲伤的女子

贝母

雏菊

雏菊和银莲花

船在塞纳河畔

垂死的奴隶和桌子旁的人

春季垂钓

春天的塞纳河畔

春天里的阿斯涅尔公园

大贝斯手

戴草帽的自画像

戴草帽的自画像

戴草帽的自画像

戴草帽的自画像

戴草帽和烟斗的自画像

戴帽子的男人肖像

戴着高顶礼帽的男子

单簧管和短笛手

德拉加莱特磨坊

叼着烟斗和玻璃杯的自画像

丁香花

蹲在盆上清洗下身的裸女

番红花

梵高向日葵

飞燕

鲱鱼和大蒜

钢琴家

公园

公园里散步的女人

灌木丛

跪着的人

红卷心菜和洋葱

红苹果

户外散步的夫妇

花瓶,咖啡壶和水果

灰色毡帽自画像

肌肉部位图

肌肉和骨骼部位图

妓院

煎饼磨坊的入口

开花的板栗树

克利希广场

克利希广场

克利希桥附近的塞纳河畔

克利希塞纳河大桥

骷髅头

骷髅头

苦艾酒

拉杰特塞纳河大桥

篮子里发芽的蒜头

立交桥下的巷道

两朵向日葵

麦田边的罂粟

麦田云雀

猫头鹰

猫头鹰的侧面

蒙马特的菜园

蒙马特公园和磨坊

蒙马特区

蒙马特区附近的巴黎郊区

蒙马特区路旁的向日葵

牧草开花

男人肖像

男性躯干和女子

男子头像(可能是梵高)

年轻的奴隶

柠檬

女钢琴家和小提琴家

女人肖像

女性石膏雕像

苹果,梨,柠檬和葡萄

葡萄

葡萄,梨子和柠檬

晴天

日本花魁

日本趣味

日本艺术

塞纳河畔

塞纳河上的划艇

三本小说

石膏雕像,玫瑰和两本小说

矢车菊和罂粟

室内餐厅

室内餐厅

树和灌木

树林小径

水瓶和柠檬

四朵向日葵

四只雨燕

唐基夫人

唐基老爹

唐吉老爹

停泊的船只

维纳斯

维纳斯

维纳斯

维纳斯

维纳斯

维纳斯

维纳斯和风景

屋外的向日葵

香葱

向日葵

向日葵和大棚

向日葵园

小提琴家背影

小提琴家正面

斜卧着的裸女

斜倚着的裸女的后背

亚历山大·里德

沿着阿斯涅尔附近的塞纳河岸

一篮子苹果

一双鞋子

一双鞋子

意大利女人

娱乐场所

月光下从山坡看工厂

在巴黎郊区

在巴黎郊区扛着铲子的男人

站着的裸男

站着的裸男和坐着的裸女

长鼓咖啡馆里的女子

紫丁香,雏菊和银莲花

自画像

自画像

自画像

自画像

自画像

自画像

自画像

自画像

自画像

自画像

自画像

自画像

自画像

坐在安乐椅上的艺术品经销商亚历山大·里德

坐在草地上的女人

坐在摇篮旁的女子

坐在椅子上的女人

坐着的女子

1888

阿尔勒城市公园

阿尔勒车站附近的梧桐大道

阿尔勒的罗纳河畔

阿尔勒的女士们

阿尔勒的树木与花朵

阿尔勒的卧室

阿尔勒的舞厅

阿尔勒的鸢尾花

阿尔勒吊桥

阿尔勒吊桥和洗衣妇

阿尔勒吊桥和洗衣妇

阿尔勒吊桥和运河边的路

阿尔勒附近的果园

阿尔勒附近的小路

阿尔勒附近麦田里的农舍

阿尔勒附近麦田里耕田的农夫

阿尔勒公园小径

阿尔勒郊外雪景

阿尔勒郊外雪景

阿尔勒竞技场上的观众

阿尔勒老妇人

阿尔勒麦田里的草堆

阿尔勒室内餐厅

阿尔皮依山麓旁的麦田

阿方斯·都德的风车

阿方斯·都德的磨坊

阿莱城的姑娘,吉努太太像

阿莱城的姑娘,吉努太太像

阿曼德·鲁林

奥古斯丁·鲁林夫人的肖像

柏树旁盛开的果园

柏树旁盛开的果园

保罗·高更的扶手椅

保罗·高更像(戴红色贝雷帽的男子)

玻璃杯中盛开的杏花

玻璃杯中盛开的杏花和小说

播种者

播种者

播种者和老紫杉树

驳船码头卸沙的男人

布雷顿妇女

布什在阿尔勒公园

草地上的花

雏菊

垂柳园

春季盛开的果园和人

从窗口看猪肉店

从麦田远望阿尔勒

从蒙马儒眺望拉克罗

从山上看阿尔勒

大树

戴草帽子的农民

戴帽子的年轻男子

道路

读小说

读小说的女子

法国小说

法国小说和玫瑰花

梵高的房子

梵高的母亲

梵高黄房子前面的公园

梵高在阿尔勒的房子(黄房子)

梵高在阿尔勒的家

梵高在阿尔勒的卧室

房子后面的花园

粉红的桃花树

橄榄树

橄榄树和远处的山

高架桥和人行天桥

割掉耳朵后的自画像

公园大道

公园里的道路和路边的长凳

公园里的蓝色杉树

公园里的圆形灌木

公园里的栅栏

公园里的长凳

公园里阳光照耀的草地

公园一角

 

果园和橙色屋顶的房子

海里的渔船

海里的渔船

海里的渔船

海上的渔船

海滩上的渔夫

河,码头和大桥

花田

花园

花园

花园里的鲜花

花园里的鲜花

黄碟中的土豆

黄房子一角外的公园

火车车厢

基努夫人

吉普赛人露营的大篷车

蒺藜

记忆中的埃顿花园

夹竹桃

夹竹桃和书籍

街道

卡马格小屋

卡米尔·鲁林

卡纳尔运河

开花的果园

开花的果园

开花的李子园

开花的李子园

开花的杏园

开着白花的李子园

拉克罗桃花盛开

拉克罗田野

莱斯阿利斯康

蓝色珐琅咖啡壶,陶器和水果

老磨房

老紫杉树

梨子

犁过的地

两株蓟

柳树旁的小径

六个橘子

鲁林和她的婴儿

路边的电线杆和起重机

路边的蒺藜

路边的树

罗宾熙运河和洗衣妇

罗纳河上的船和桥

罗纳河上的船和桥

罗纳河上的星夜

绿色麦穗

绿色葡萄园

马路和波拉德树

麦堆农场的入口大门

麦田

麦田边的房子和鸢尾花

麦田和夕阳

麦田里的草堆

麦田里的农舍

麦田与麦草堆

麦田与麦草堆

煤船

蒙马儒

蒙马儒的日落

蒙马儒废墟

蒙马儒附近的火车道

蒙马儒遗迹

米利耶肖像

男人肖像

农场附近的干草堆

农场围墙

农民在地里劳动

佩兴斯·埃斯克利耶

蓬头女孩

瓶子、柠檬和橙子

普罗旺斯的收获

普罗旺斯干草垛

普罗旺斯牧羊人佩兴斯·埃斯克利耶

普罗旺斯农舍

轻步兵

轻步兵

轻步兵

轻步兵

秋天的道路

人行天桥

沙滩,大海和渔船

山上的灌木

少女

少女

圣保罗医院花园里的树

圣马的三所白色小屋

圣马风景

圣马教堂和城墙

圣玛利的三间村舍

圣玛利亚的吉普赛人

圣玛利亚海景

圣玛利亚墓地

圣玛利亚住宅群

诗人的花园里散步的情侣

十五朵向日葵

十五朵向日葵

室内咖啡馆一角

收割者和麦草堆

收获景象

收获景象

树木

塔拉斯孔公共马车

唐基老爹

唐基老爹

桃树花开

桃树花开

桃树花开(淡紫色)

桃园花开

特兰凯塔耶铁桥

田地和工厂

田地和农舍

铁路桥

通往塔拉斯孔的道路

通往塔拉斯孔的道路

透过树木阿尔勒公园的入口

维格伊拉运河上的格莱兹大桥

乌云密布天空下的风景

五朵向日葵

夕阳下的波拉德柳树

夕阳下的播种者

夕阳下的播种者

夕阳下的播种者

吸烟者

夏天的傍晚,夕阳下的麦田

鲜花盛开的花园

向日葵

向日葵

小学生

新割的草坪和垂柳

杏树开花

杏树开花

雪景

岩石和橡树

岩石上的橡树

野花

曳起桥和散步的夫妇

曳起桥与打伞女士

曳起桥与打伞女士

夜间咖啡馆

夜晚露天咖啡座

一对恋人

一双皮革木底鞋

一双鞋子

婴儿马塞勒·鲁林

尤金·博赫

邮差鲁林

邮差约瑟夫·鲁林

有垂柳的公园是诗人的花园

有妇女在洗衣服的阿尔勒吊桥

鱼尾菊

运河桥和洗衣的妇女

在阿尔勒红葡萄园

在阿尔勒郊外撒种

在圣马迪拉莫海边的渔船

在圣玛利的茅草屋

在夕阳下播种

在夕阳下撒种

寨场

睁着一只眼的男人肖像

拄着拐杖的老农

自画像

自画像

自画像

自画像

自画像

自画像

坐着的女子

坐着的轻步兵

1889

阿尔勒大道开花的栗子树

阿尔勒的公园

阿尔勒公园

阿尔勒医院的病房

阿尔勒医院的庭院

阿尔勒医院的庭院

阿尔皮依的橄榄树

埃及木乃伊面具

奥古斯丁·鲁林夫人

柏树

柏树

柏树

柏树

柏树和两名女子

傍晚

傍晚,一天结束之时

傍晚初升的月亮

饱经风霜的松树

波拉德柳树

播种者(仿米勒)

采石场的入口

草丛

橙色天空下的橄榄园

大孔雀蛾

大梧桐树

淡蓝色天空下的橄榄园

地里的两只野兔

对着精神病院围墙的松树

对着精神病院围墙的松树

对着精神病院围墙的松树

梵高的椅子

梵高割掉耳朵后的自画像

梵高画室的窗口

梵高手拿调色板的自画像

梵高在阿尔勒的卧室

房子旁边的松树

纺纱工

飞蛾

菲茹莱特斯溪谷

菲茹莱特斯溪谷

费利克斯·雷伊医生像

橄榄树

橄榄树

橄榄园

橄榄园采摘

橄榄园采摘

橄榄园采摘的人

灌木丛和常春藤

花丛

黄色的花坛

黄色纸上的鲑鱼

晃动摇篮的鲁林夫人

绘图板,烟斗,洋葱和封蜡

剪羊毛

精神病院

精神病院的常春藤

精神病院的走廊

精神病院花园

精神病院花园里的树干和石凳

精神病院花园里的树木

精神病院花园里的树木

精神病院花园里的松树

精神病院花园里的松树和柏树

精神病院花园里光秃秃的树干

精神病院花园一角

精神病院里花园的石阶

精神病院围墙旁的松树

精神病院围墙旁的松树

精神病院围墙旁的松树

精神病院围墙前的松树

精神病院围墙前的松树

精神病院院墙和树顶

精神病院院墙前的松树

桔子,柠檬和蓝色手套

捆谷秆的男子(仿米勒)

捆秸秆的农妇

两个挖地的农民

两棵树

两棵丝柏树

两棵松树

两只白蝴蝶

两只螃蟹

绿色的麦田和柏树

绿色麦田背后的精神病院

麦田、农夫和磨坊

麦田里的丝柏树

麦田里的丝柏树

麦田里的丝柏树

麦田里的丝柏树

玫瑰

蒙马儒山地

明亮的蓝色天空下的橄榄树

明亮的蓝色天空下的橄榄园

明亮的蓝色天空下的橄榄园

木棚

牧羊女

男人出海了(母亲和孩子)

南雷默附近的山地景观

年轻的农民肖像

鸟瞰圣雷米

农舍和农夫

螃蟹

佩如莱的峡谷

乔木和灌木

切秸秆的农妇

日出时的早春小麦田

三只蝉

桑树

山脚下

山坡上的橄榄树

山前的橄榄树

山前的橄榄树

山前的麦田

山上的草地

山上的两棵杨树

 

圣保罗

圣保罗山脉

圣保罗医院背后的麦田

圣保罗医院背后的麦田

圣保罗医院大厅

圣保罗医院的病人

圣保罗医院的服务员特拉比克

圣保罗医院的花园

圣保罗医院的花园

圣保罗医院的花园和人

圣保罗医院的围墙

圣保罗医院后面有围栏的麦田

圣保罗医院花园的石板凳

圣保罗医院花园的石板凳

圣保罗医院花园里的喷泉

圣保罗医院花园里的松树和人

圣雷米的道路和人

圣雷米附近的采石场入口

圣雷米山旁的小屋

圣雷米医院花园里的夹竹桃

圣母怜子图

盛开的蔷薇

十二朵向日葵

十四朵向日葵

收割者

收割者(仿米勒)

树和常春藤

树和常春藤

树林和人

树林里两个挖地的人

松林小径

松树

松树林

太阳和云彩下的麦田

太阳下的麦田和人

桃树花开

特拉比克夫人

天使头像

通往房子的路旁的松树林

脱粒

夕阳映照着的红色天空下的松树林

向日葵

星夜

星夜

雪景和弯腰的女子

杨树旁盛开的果园

一排光秃秃的树干

罂粟田

用镰刀收割者

邮差约瑟夫·鲁林

有黄色的天空和太阳的橄榄树

有围栏的麦田

有围栏的麦田和初升的太阳

有围栏的麦田和犁田的人

有围栏的麦田和农民

有围栏的麦田和收割的人

有围栏的麦田和雨中播种的人

有围墙的风景

雨中麦田

鸢尾花

鸢尾花

约瑟夫·圣艾蒂安·鲁林

在落叶中散步

在耙草的农妇

在圣雷米的圣保罗医院花园

在月光下散步

紫丁香

自画像

自画像

自画像

1890

阿尔勒的妇女(基努夫人)

阿尔勒的妇女(基努夫人)

阿莱城小姑娘

艾德琳·拉武

艾德琳·拉武

奥维尔的房子

奥维尔的房子

奥维尔的教堂

奥维尔的麦田

奥维尔的麦田和白房子

奥维尔风景

奥维尔附近的平原

奥维尔附近的维森特

奥维尔花园

奥维尔教堂

奥维尔平原

奥维尔葡萄园

奥维尔市政厅

奥维尔市政厅素描

奥维尔乡村街道

奥维尔乡村街道和人

柏树和干活的人

柏树和两个女人

板栗树开花

傍晚的白房子

被雪覆盖的房屋,带着小孩的夫妇的素描

壁炉台椅

播种者和扛着铁锹的男子

播种者素描

播种者素描

成捆的小麦

成捆的小麦素描

吃饭的农民素描

吃饭的农民素描

吃饭的三位农民素描

吃土豆的人素描

穿着连衣裙的女子素描

穿着条纹裙的女子素描

船上的人

带矢车菊的年轻男子

带着小孩的夫妇素描

戴宽边帽的男孩

戴帽子的男子头像

倒咖啡的女子和孩子

德拉克洛瓦撒玛利亚人

地里播种的人

地里播种的人和树

地里赤裸的树

地里的女子素描

地里劳作的两名女子素描

多比尼花园

多比尼花园

多比尼花园

多比尼花园和黑猫

二个孩子

房屋和人物的素描

房屋和人物的素描

粉红色玫瑰

风车前面挽着手的夫妇

灌木丛环绕的小溪

灌木林和人

果树素描

横跨瓦兹河的大桥

红色罂粟花和雏菊

花园里的玛格丽特·切加特(瓦兹河畔奥维尔花园里的女士)

怀里抱着婴儿的女子素描

基努夫人

记忆中北方的茅草屋

记忆中北方的茅草屋和柏树

继伦勃朗之后的拉撒路复活

加歇医生

嘉舍医师的花园

嘉舍医师的画像

金合欢开花

咖啡柜台前的男人

开花的板栗树

开花的板栗树

开花的树枝

康乃馨

科尔德维的茅草屋

枯叶和豆荚

劳动人民素描

劳动人民素描

劳动人民素描

劳作的农民素描

老葡萄园里的农妇

雷雨云下的麦田

犁和耙

两个小女孩

两个在雪天里挖地农妇

两位播种者和手的素描

两位小女孩

路过麦田的两个女人

路上的两名男子和松树素描

路上的人和路边的树的素描

驴子素描

绿色麦田

马车和远处的火车

马和马车

麦地前年轻的女孩

麦穗

麦田

麦田

麦田里的麦草堆素描

麦田里劳作的两名女子素描

麦田里劳作的女子素描

麦田里劳作的女子素描

麦田群鸦

麦田素描

麦田素描

麦田与矢车菊

茅草屋

茅草屋

茅草屋和干活的妇女

茅草屋和干活的妇女

茅草屋和三个人

茅草屋和树木

茅草屋和屋顶上的男子

玫瑰

玫瑰

玫瑰和甲壳虫

玫瑰锦葵

母鸡素描

拿着橙子的小孩

奶牛

奶牛和儿童素描

农民素描

农舍和人

女士

女子素描

女子素描

蹒跚学步

佩雷皮隆之家

佩雷伊洛之家

牵着驴子的女子素描

樵夫

囚犯放风

人们走在白雪覆盖的小屋前

人们走在白雪覆盖的小屋前

人物和手的素描

人物和手的素描

人物素描

人物素描

人物素描

日本花瓶里的玫瑰和银莲花

三份素描

三棵树和房子

散步的两名男子和松树素描

圣保罗医院的花园草地

室内的壁炉旁的人们

室内的两个人

手推车

书籍,酒杯,面包,两名女子和一名女孩

树丛中的房子

树丛中的房子和人

树干和芳草

树根

树林

树林里的房屋和人

树林前捡棍子的女子

树林中散步的夫妇

树木和云彩及标注的素描

四名男子和路边的松树

太阳下灌木丛中的小路素描

田里的麦堆

挖地的农妇

挖地的农民

挖地的人和路边的茅草屋

挖地的人素描

挖地的人素描

挖地的人素描

挖地的人素描

挖土豆的农家夫妇

瓦兹的房子

瓦兹风光

瓦兹河边的游艇

瓦兹河畔的街道

弯腰的男子素描

乌云密布的天空下的麦田

乌云下的干草堆

午睡

夕阳下的奥维尔城堡

乡村街道素描

乡村街道素描

乡村小路

小山旁的茅草屋

小溪

新月下散步的夫妇

杏花满枝

野花

野花和蓟

野玫瑰

叶科植物

一排房子(别墅群)

一匹马的后腿

一只母鸡和一只公鸡的素描

饮酒者

罂粟花和蝴蝶

罂粟田

用镰刀割麦子的男人

用马耕地的农民素描

有丝柏的道路

有丝柏树的道路和星空

雨中路上三位扛着铁锹的农民素描

雨中美景

雨中挽着手牵着小孩的夫妇

鸢尾花

鸢尾花

云彩及标注素描

在北方时阳光下的茅屋

在弹钢琴的玛格丽特·嘉舍

在椅子上

早晨,去上班

站立的女子素描

站立的女子素描

装饰品素描

装饰品素描

桌子边的人,播种者和木屐的素描

坐在麦田旁戴草帽的女孩

坐在麦田前年轻的戴着草帽的乡下女孩

坐在椅子上的人素描

坐着的裸体素描

临终前的女子头像

1881

1882

1883

1884

1885

1886

1887

1888

1889

1890

土豆系列

桃花系列

水果系列

柠檬系列

草地系列

橄榄系列

梵高作品赏析/土豆系列

梵高作品赏析/桃花系列

梵高作品赏析/水果系列

梵高作品赏析/柠檬系列

梵高作品赏析/草地系列

梵高作品赏析/橄榄系列

风车系列

教堂系列

渔船系列

果园系列

杨树系列

草堆系列

梵高作品赏析/风车系列

梵高作品赏析/教堂系列

梵高作品赏析/渔船系列

梵高作品赏析/果园系列

梵高作品赏析/杨树系列

梵高作品赏析/草堆系列

夕阳系列

松树系列

蓝色系列

织布工系列

阿尔勒系列

塞纳河系列

梵高作品赏析/夕阳系列

梵高作品赏析/松树系列

梵高作品赏析/蓝色系列

梵高作品赏析/织布工系列

梵高作品赏析/阿尔勒系列

梵高作品赏析/塞纳河系列

梵高一生中的核心人物是他的弟弟提奥,其从不间断、无私的提供梵高经济资助;并对梵高走向绘画道路,个人画风的形成与发展起到一定的作用。梵高去世六个月后,几乎就在梵高去世的同一个日子,提奥也辞世而去。他们终身的友谊可于他们间往来的多封书信查证。

在梵高的一生中,他弟弟提奥给予他巨大的支持。他陪同梵高一同来到法国,在梵高孤独绝望时支援他,在梵高生计窘迫时接济他,在梵高进入疯人院时安慰他——告诉他,他的画作被人赞扬。

梵高一生写了数百封信向弟弟倾吐心声。梵高是个非常敏感的人,他审视自己的能力要比大多数人强,他在那些意味深长的信中对自己的思想和情感作了详细的描述。他写道:“我要告诉你进入我头脑中的种种想法。我不害怕让自己去忍受它﹐我不隐瞒自己的思想﹐也不筛选控制它们。”他的信,饱含着推心置腹的诚挚。

在他弟弟之外,梵高最渴望交往的人是高更。1888年,梵高和高更都处在艺术变更期。梵高期望与高更共同探索、启发与鼓励。当他在黄房子住下后,就写信给高更,希望他立刻前来。

那时高更正在布列塔尼试验色彩的各种效果,迟迟没有答复他。最主要原因是他没有路费,他要等提奥预支一笔钱给他才能上路。

1888年10月27日夜晚,高更终于启程。第二天清晨当他到达阿尔后没有立刻去见梵高,他有点犹豫,他先去了一家咖啡馆。咖啡馆老板见到高更后立刻认出了他,因为他曾经在那位棕色头发画家的家里看见过高更的画像。

几个小时后,二十世纪艺术史上一次伟大而又悲壮的会面开始了。

他们在一起度过了62天,进行艺术上的交流与交锋。两名热爱艺术的画家,想要给后人留下一份“新艺术的遗嘱”。

不久,阿尔刮起了一股强劲的寒风。他们只能躲进二楼,请咖啡店老板娘做他们的模特。高更把肖像画看作是一种正规的练习,而梵高则把它作为窥视人物灵魂的窗口。他们两人对模特的不同处理方式,形成了一场艺术上的奇特对话。

梵高的性格要比高更想象更为复杂。梵高表面粗狂,但内心敏感和脆弱,容易走向极端。两人经常就艺术上的不同见解发生争论。原本两人性格差异就很大,再加上作画方式不同,因而在他们共同度过的日子里充满风雨。

原初的友谊开始渐渐变异。阿尔的阳光没有照进那一间狭小的黄房间内。

12月起,随着气候变得恶劣,两人争吵也越演越烈。一天,梵高拿起一只玻璃杯朝高更扔去。12月22日高更决定搬离黄房子到附近旅馆去住。第二天警察找到高更,告诉他发现梵高血淋淋地躺在床上。原来梵高将自己耳朵割下来当作礼物送给一名叫拉谢尔的妓女。从那时起,梵高开始变得疯疯颠颠,他用绷带把头扎起来,画了那副有名的《割掉耳朵后的自画像》。

从画中,我们看到梵高那张扭曲的脸,惊栗的眼神,他仿佛成了一个疼痛的收割者,一位栖息在自己伤口里的大师。

虽然,他们因友谊和共同的艺术理想相聚一起,最后却只能以不欢而散而告终。但是,他们这一场会面仍给各自艺术带来新的风貌。梵高从高更那里学会了放弃阴影和如何更好地构图;高更从梵高那里发现了厚重笔触的重要性,画风也由此变得粗狂。

文艺复兴时期名画赏析   19世纪新古典主义名画赏析   19世纪印象派名画赏析   19世纪后印象派名画赏析   19世纪象征主义名画赏析   20世纪现代派名画赏析

梵高名画赏析

清新系列

点彩画法系列

漩涡画法系列

早期系列

纽南时期系列

巴黎时期系列

阿尔勒时期系列

圣·雷米时期系列

奥维尔时期系列

蒙马特系列

圣保罗系列

塞纳河系列

奥维尔村舍系列

静物系列

肖像画系列

自画像系列

男子系列

女子系列

播种者与收割者系列

织布工系列

向日葵系列

土豆系列

水果系列

苹果系列

柠檬系列

玫瑰花系列

菊花系列

鸢尾花系列

瓶花系列

桃花系列

风景系列

红色系列

绿色系列

蓝色系列

黄色系列

素描系列

春夏系列

秋冬系列

花园系列

麦田系列

桥系列

茅草屋系列

房子系列

公园系列

草地系列

风车系列

星空系列

教堂系列

渔船系列

草堆系列

果园系列

柏树系列

松树系列

柳树系列

杨树系列

橄榄系列

天空系列

道路系列

太阳系列

夕阳系列

美感——寻找 发现 创造 分享艺术美 更多美感

麦田云雀 有垂柳的公园是诗人的花园 夕阳下的柳树 农舍和农夫 罗纳河上的星夜(星空) 桃树花开(淡紫色) 淡蓝色天空下的橄榄园 两个在雪天里挖地农妇 雪中纽南牧师的花园 在夕阳下撒种 在圣马迪拉莫海边的渔船 乌云密布的天空下的麦田 蓝色珐琅咖啡壶,陶器和水果 夹竹桃和书籍 煤船 茅草屋

梵高的缺点

过于感性 缺乏理智

首页 ► 艺术 ► 世界名画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