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感家塞尚作品赏析

塞尚(Paul Cézanne,1839年1月19日-1906年10月22日,摩羯座)是一位著名法国画家,风格介于印象派立体主义画派之间。他的绘画方式富有凝聚力,他的作品——特别是1895年首次个人展和1907年作品的官方回顾展——为19世纪的艺术观念转换到20世纪的艺术风格奠定了基础。

他的作品对亨利·马蒂斯毕加索产生过重要的影响。

塞尚认为:“线是不存在的,明暗也不存在,只存在色彩之间的对比。物象的体积是从色调准确的相互关系中表现出来”。他的作品大都是他自己艺术思想的体现,表现出结实的几何体感,忽略物体的质感及造型的准确性,强调厚重、沉稳的体积感,物体之间的整体关系。有时候甚至为了寻求各种关系的和谐而放弃个体的独立和真实性。

塞尚认为:“画画并不意味着盲目地去复制现实,它意味着寻求各种关系的和谐。”从塞尚开始,西方画家从追求真实地描画自然,开始转向表现自我,并开始出现形形色色的形式主义流派,形成现代绘画的潮流。

塞尚这种追求形式美感的艺术方法,为后来出现的现代油画流派提供了引导,所以,其晚年为许多热衷于现代艺术的画家们所推崇,并尊称他为“现代艺术之父”。

塞尚的成熟绘画见解,是以他的方式经过了长期痛苦思考、研究和实践之后才达到的。他的成功,更多地是通过在画上所画的大自然的片断取得的,而不是靠在博物馆里所做的研究。

塞尚的著名作品有《埃斯泰克的海湾》、《静物苹果篮子》、《圣维克多山》、《玩牌者》等,本网已收录塞尚作品500余幅。

塞尚画风

厚重、沉稳的体积感,整体间的关系

包括空气都有坚实的轮廊

最喜欢的颜色

绿色

蓝色

塞尚机遇

只有绘画才能表现的超越自然表象的真实,构造的真实。

塞尚最有名的作品

塞尚作品赏析

一篮苹果

玩牌者

磨坊和风景

缪斯之吻

四季,秋季

四季,春季

四季,夏季

四季,冬季

裸体男子

岩石上的渔夫

男子

左拉

海边风景

塞尚自画像

巴黎审判

女子和鹦鹉

塞尚的父亲

面包和鸡蛋

法兰西岛风光

塞尚夫人

树林和房屋

加尔达讷风景

沐浴的男子

加德不凡板栗树

五位沐浴的女子

花盆

加德不凡房屋和农场

房屋后面的树林和通往托洛内的道路

加德不凡风光

中午时的风景

蒙塔涅圣维克图瓦风景和高架桥

加德不凡大树

披着头发的塞尚夫人

圣维克图瓦山

圣维克图瓦山

大松树和圣维克图瓦山

塞尚夫人

塞尚自画像

苹果和梨

水果和盘子

静物与抽屉柜

一盘樱桃

加德不凡高大的树木

蓝色花瓶里的鲜花

绿色水罐

瓦兹河畔

穿红色的背心的男孩

马恩大桥

小丑(狂欢节)

天竺葵

玫瑰花丛

鲜花

尚蒂伊林荫道

弧形山谷

马恩河畔

穿红色的背心的男孩

大松树

密林

沐浴的人

女子

女子

穿红色的背心的男孩

穿红色的背心的男孩

穿红色的背心的女孩

休息的男孩

海军陆战队城堡

森林

四位沐浴的女子

加尔达讷风光

小丑

小丑

红色屋顶的房屋

坐在黄色椅子上的塞尚夫人

穿蓝色衣服的塞尚夫人

坐在黄色扶手椅上的塞尚夫人

房间里的男子

圣维克图瓦山

圣维克图瓦山

圣维克图瓦山

静物和骷髅头

沐浴的男子

穿红色条纹连衣裙的女子

年轻女子和骷髅头

森林里

站立的裸女

安布鲁瓦兹·伏勒尔

蒙热鲁尔弯道

普罗旺斯杏树

苹果和桔子

纸上的苹果

毕贝姆采石场

松树和渡槽

堆成金字塔状的骷髅头

坐着的男子

坐着的农民

老人头像

风景

玛丽恩和瓦拉布列格

男子

戴蓝色帽子的男子(塞尚叔叔多米尼克)

少年

安东尼·瓦拉布列格

塞尚叔叔多米尼克

叶子

比诺城堡公园

树林里

大浴女

双臂交叉抱在胸前的男子

僧侣装扮的多米尼克叔叔

戴头巾的多米尼克叔叔

塞尚叔叔多米尼克

散步

塞尚自画像

面包和羊腿

骷髅头,蜡烛和书籍

糖罐,梨和蓝色杯子

阅读报纸的塞尚父亲

狮子

装扮成律师的多米尼克叔叔

博尼耶尔风光

石膏像

在地狱边缘的基督

晴朗天气

普罗旺斯的房子

风景

风景

喷泉

圣维克图瓦山

普罗旺斯地区的艾克斯

海中仙女和海卫

塞尚的妹妹玛丽·塞尚

塞尚的妹妹玛丽·塞尚

蒙马特有柳树的街

萨迪尔和仙女

悲哀

绑架女子

塞尚的母亲

盛宴

黑人西庇阿

朗姆酒

正在穿衣的女子

普罗旺斯山

塞尚夫人

穿红色礼服的塞尚夫人

塞尚的儿子

姜壶和桌子上的水果

盆景

宴会前的准备

水中倒影

塞尚手拿调色板的自画像

苹果等静物

篮子里的静物

鲜花和水果

石榴和梨子

静物和糖

静物和朗姆酒瓶

渡槽和锁

贝尔维尤鸽塔

吸烟者

沐浴的男子

坐在黄色椅子里的塞尚夫人

仿皮嘉尔的水星

农民

酒徒

椅子上的外套

温室里的塞尚夫人

男子和烟斗

吸烟的男子

玩牌者

贝尔维尤农场

郁金香

枫丹白露岩石

石榴和梨子

静物和水壶

玩牌者

玩牌者

林地和巨石

沐浴的男子

埃文的圣皮埃尔教堂

窗帘,水壶和水果

桃子

森林

桌子上的水果和水壶

糖罐,梨子和桌布

墙体有裂缝的房子

石灰窑

树木和磨石

苹果和饼干

姜罐

大松树和红土地

戴绿色帽子的女子(塞尚夫人)

普罗旺斯房屋

亚希尔·昂珀雷尔

河湾

亚希尔·昂珀雷尔

老年人

普罗旺斯道路

枫丹白露森林里的岩石

谋杀

弹钢琴的女孩(唐豪瑟序曲)

草地上的午餐

准备葬礼

站着的沐浴者,抹干她的头发

现代奥林匹亚

沐浴者

沐浴者

男子和女子

工厂

风景

普罗旺斯风光

雪中的埃斯泰克

田园牧歌

保罗·亚历克西斯向埃米尔·左拉阅读手稿

保罗·亚历克西斯在左拉房间里读信

安东尼·瓦拉布列格

骷髅头和水罐

绿壶和白锡罐

但丁之舟(仿德拉克洛瓦)

黑色大理石时钟

盛宴,尼布甲尼撒的宴会

掘墓人

加德不凡庄园别墅

穿山铁路

强盗和驴子

圣安东尼的诱惑

跳水的女子

男子

戴草帽的古斯塔夫·博耶

水车和风景

加德不凡夹道板栗树

戴草帽的男子

安托万·瓦拉布列格

古斯塔夫·博耶

散步

公路

邮报,瓶,杯和水果

榨油磨坊

沐浴的女子和垂钓的男子

霍滕斯母乳喂养保罗

塞尚戴鸭舌帽的自画像

被勒死的女子

喷泉

加希耶街旁的酒桶

奥维尔小屋

花园里的夫妇

奥维尔风光

鲜花

少女

吉约曼和被绞死的人

坐在桌子旁的塞尚夫人

被绞死的男子在奥维尔的房子(自缢者之家)

苹果和玻璃杯

房屋和道路

吸烟斗的男子

圣维克图瓦山

古斯塔夫∙格夫雷

坐着的女子

塞尚自画像

一篮子苹果

静物、窗帘和鲜花花纹的水罐

水果和姜锅

静物和丘比特石膏像

静物和薄荷瓶

女子和咖啡壶

树林里

老妇人和玫瑰

约阿希姆

塞尚自画像

玩牌者

德·阿纳西湖

撑着头休息的意大利少女

毕贝姆红色的岩石

亨利·加斯奎特

圣维克图瓦山

穿蓝色工作服的农民

毕贝姆采石场

菊花

蒙热鲁尔农场

树林里

三颗骷髅头和鲜花图案的地毯

水边的树木

林荫道路

圣维克图瓦山背景前沐浴的人

蓝色水壶和葡萄酒瓶

戴草帽的儿童

采石场一角

奥维尔医生家的房子

奥维尔佩尔·拉克鲁瓦家的房子

奥维尔拐弯的道路

奥维尔风光

奥维尔风光

现代奥林匹亚

蓬图瓦兹

瓦兹河谷

意大利陶罐

代尔夫特花瓶里的鲜花

房子和树

作画的画家

那不勒斯下午茶

沐浴的女子

池塘边休息的夫妇

堂·吉诃德

蓝色花瓶里的鲜花

普罗旺斯风光

田园生活

奥林匹亚

蓬图瓦兹道路

塞尚自画像

粉红色背景前的塞尚自画像

奥尼的池塘

沐浴的女子

伸展胳膊的沐浴的男子

加德不凡农场旁的板栗树

加德不凡池塘

加德不凡风光

自然风光

鲜花

道路

爱的战斗

加德不凡树林

奥维尔附近风光

沐浴的男子

沐浴的男子和女子

休息的沐浴者

碟子里的饼干和高脚果盘

甜点

蓬图瓦兹果园

维克多·肖凯

维克多·肖凯

坐着的维克多·肖凯

斜躺着的裸女

静物

苹果和饼干

银碗和牛奶罐

自助餐

永恒的女人

喷泉

女子

果园

圣安东尼的诱惑

鲜花

苹果

沐浴的男子的背影

伸展胳膊的沐浴的男子

五位沐浴的女子

盆景

抽烟斗的男子

圣维克图瓦山

圣维克图瓦山附近的道路

苹果,瓶子和椅子靠背

沐浴的人

穿蓝色衣服的塞尚夫人

小女孩和洋娃娃

蓝色风景

山上的房屋

圣维克图瓦山

从雷洛维斯镇眺望圣维克图瓦山

三颗骷髅头

鲜花

沐浴的人

休息中的沐浴的人

黑色城堡

黑色城堡

黑色城堡

黑色城堡

黑色城堡上方岩石洞穴旁的森林

小女孩与洋娃娃

黑色城堡下方洞穴旁的岩石

玫瑰花

坐着的农民

苹果,酒瓶和奶锅

有溪流的黑色城堡公园

沐浴的人

黑色城堡

大沐浴

大松树

从雷洛维斯镇眺望圣维克图瓦山

圣维克图瓦山和黑色城堡

从雷洛维斯镇眺望圣维克图瓦山

河岸

四位沐浴的女子

传说中的场景

站着伸展胳膊的沐浴的男子

坐在红扶手椅里的塞尚夫人

塞尚的儿子

七只苹果

收割

加德不凡池塘

加德不凡游泳池

埃斯泰克海滨

贝西塞纳河

峡谷山底

苹果

风景

透过树荫欣赏埃斯泰克

森林的入口的道路

坐着的女子

静物

苹果

静物和打开的抽屉

废弃的房子

埃斯泰克和圣亨利湾

曼西大桥

三只梨子

树林后面的村庄

苹果和餐巾纸

苹果,梨和葡萄

酒神节,爱的战斗

沐浴的人

鲜花

高脚果盘,玻璃杯和苹果

蓬图瓦兹风光

深蓝色的花瓶和鲜花

奥维尔农舍

鲜花和水果

橄榄瓶中的鲜花

四位沐浴的女子

埃斯泰克的房子

法兰西岛风光

法兰西岛风光

普罗旺斯风光

融化的雪水,枫丹白露

普罗旺斯埃斯泰克山

裸女

加德不凡游泳池和板栗树

杨树

路易斯·纪尧姆

塞尚自画像

塞尚自画像

苹果和牛奶罐

水果

爱的战斗

棉兰城堡

瓦兹河谷

春天加德不凡的树木

瓦兹山谷

蓬图瓦兹大桥和瀑布

德马丹城堡

四只苹果

四位沐浴的男子

路边的基约曼

加德不凡马栗树

室内的两名女子和孩子

花园里的塞尚夫人

圣维克图瓦山旁的平原

平原上的河流

岩石

塞尚自画像

静物

抽屉柜前的静物

水果盘和苹果

瓶子和苹果

水瓶,糖碗,瓶子,石榴和西瓜

静物与水罐

画室里的炉子

贝尔维尤农场

屋顶

鲜花

普罗旺斯村庄

水果碗,水壶和水果

房屋和树林

树林里

树下的磨盘和水箱

塞尚戴毡帽的自画像

姜罐和茄子

苹果

苹果等静物

水果和天竺葵

桌子上的水壶和水果

水壶和水果

郁金香和苹果

路边的房子

绿茵中的房屋

风景

蓬图瓦兹磨坊

塞尚夫人

橄榄绿色背景前的塞尚自画像

拐弯的道路

夏天在诺曼底的农场

鲜花

枫丹白露森林

风景

沐浴的人

丽达与天鹅

美狄亚

果园

道路,树木和湖泊

埃斯泰克岩石

埃斯泰克屋顶

塞尚自画像

塞尚戴白色头巾的自画像

苹果和水果碗

埃斯泰克东海湾

三位沐浴的女子

维克多·肖凯

透过松树林欣赏埃斯泰克

塞尚夫人

埃斯泰克风景

穿条纹罗布上衣的塞尚夫人

静物和蒸锅

树林

拐弯的道路

入水沐浴的人

蓝色的花盆

板栗树和农场

房屋

窗帘

水果

加尔达讷(横向视图)

森林

加德不凡风光

埃斯泰克红屋顶

塞尚夫人和绣球

棉兰城堡和村庄

弧形山谷里的松树

塞尚夫人

塞尚的儿子

天竺葵

埃斯泰克海

坐着的裸体男子

塞尚自画像

苹果

从埃斯泰克欣赏马赛湾(埃斯泰克的海湾)

从埃斯泰克欣赏马赛湾(埃斯泰克的海湾)

橡树

埃斯泰克城堡

加尔达讷

普罗旺斯加尔达讷房屋

从加尔达讷欣赏圣维克图瓦山

静物

弯道

沐浴的人

森林里的弯道

卓丹的房子

大浴女

大浴女

河上的磨坊

圣维克图瓦山

圣维克图瓦山

圣维克图瓦山

圣维克图瓦山

从雷洛维斯镇眺望圣维克图瓦山

普罗旺斯清晨

戴草帽的农民

园丁瓦利耶

瓦利耶

三源河大桥

静物和绿色甜瓜

静物,西瓜和石榴

雷洛维斯花园

雷洛维斯花园露台

老园丁

水手

加德不凡洗衣处

沐浴的人

遮蔽前的浴女

草地上的午餐

池塘上的桥

代尔夫特花瓶里的大丽花

桌子上的花盆

圣维克图瓦山

红洋葱

塞尚戴贝雷帽的自画像

静物和蓝色的水罐

静物和橙子

桌子上的餐巾和水果

三颗骷髅头

在可以被当成二十世纪探索绘画先知的十九世纪画家中,从成就和影响来说,最有意义的乃是塞尚。他是一个很少为人理解的孤独者。他终生奋斗不息,为用颜料来表现他的艺术本质的观念而斗争。这些观念扎根于西方绘画的伟大传统之中,在包容性方面,甚至属于艺术中最革命的观念之列。

塞尚的画具有鲜明的特色。他强调绘画的纯粹性,重视绘画的形式构成。通过绘画,他要在自然表象之下发掘某种简单的形式,同时将眼见的散乱视象构成秩序化的图象。为此,他进行了一系列艺术探索。首先,他强调画中物象的明晰性与坚实感。他认为,倘若画中物象模糊不清,那么便无法寻求画面的构成意味。因此,他反对印象主义那种忽视素描、把物象弄得朦胧不清的绘画语言。他立志要“将印象主义变得象博物馆中的艺术那样坚固而恒久”。于是,他极力追求一种能塑造出鲜明、结实的形体的绘画语言。他作画常以黑色的线勾画物体的轮廊,甚至要将空气、河水、云雾等,都勾画出轮廓来。

在他的画中,无论是近景还是远景的物象,在清晰度上都被拉到同一个平面上来。这样处理,既与传统表现手法拉开距离,又为画面构成留下表现的余地。其次,他在创作中排除繁琐的细节描绘,而着力于对物象的简化、概括的处理。他曾说: “要用圆柱体、圆锥体和球体来表现自然。”他的作品中,景物描绘都很简约,而且富于几何意味。有人认为,这是由于他不擅长于精细描绘而采取的做法。然而,即使这种说法是事实,也说明他具有扬长避短的本领,从而在形式构成方面发挥出创造才能。其三,为了画面形式结构,他不惜牺牲客观的真实。他最早摆脱了千百年来西方艺术传统的再现法则对画家的限制。在塞尚画中,经常出现对客观造型的有意歪曲,如透视不准、人物变形等。他无意于再现自然。而他对自然物象的描绘,根本上是为了创造一种形与色构成的韵律。他曾说:“画家作画,至于它是一只苹果还是一张脸孔,对于画家那是一种凭借,为的是一场线与色的演出,别无其他的。”

塞尚重视绘画的形式美,强调画面视觉要素的构成秩序。这种追求其实在西方古典艺术传统中早已出现。而塞尚始终对古典艺术抱着崇敬之情。他最崇拜法国古典主义画家普桑。他曾说:“我的目标是以自然为对象,画出普桑式的作品。”他力图使自己的画,达到普桑作品中那种绝妙的均衡和完美。他向着这方面,进行异常执着的追求,以致于对传统的再现法则不以为然。他走向极端,脱离了西方艺术的传统。正是如此,他被人们尊奉为“现代绘画之父”。

首页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