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颂爱悄——弗拉戈纳尔《门闩》

歌颂爱悄——弗拉戈纳尔《门闩》

弗拉戈纳尔是继布歇之后的又一位法国洛可可绘画的重要代表。他出生在法国南部的格拉塞,父亲是当地的商人,1738年随父移居巴黎。父亲希望他当律师,但他并无此意向,而入了夏尔丹的画室去研习油画技法。然而这位浮躁的青年对夏尔丹的平静与朴实的绘画题材不感兴趣,夏尔丹也嫌他“没出息”,说他“整天爱在巴黎闹市厮混,是个无可救药的浪子”。当弗拉戈纳尔见到布歇那些粉艳诱人的作品时,便决意离开夏尔丹的画室,转入布歇的门下完成基本训练。因此说,弗拉戈纳尔实乃布歇绘画的继承者,但他后来又倾心于鲁本斯的色彩和伦勃朗的明暗法,最后才形成自己的风格。

从1780年左右开始,弗拉戈纳尔所画的情爱作品流露出浓厚的感伤气息。是他自身的感受还是他看到大革命风暴来临,贵族式的消闲情爱基础已近倾覆?很难说清。《爱情的秘密回忆》中,是她在回忆,还是他在回忆,我们不得而知。从他反复画《偷吻》和《门闩》等画可以看出,这不是即兴之作,而是有很工细的刻画成分,也许这是他自己对往昔浪漫生活的精神反刍。

这一幅《门闩》是他歌颂爱情的四幅连作——《秋千》、《爱情的誓言》、《门闩》和《爱情之泉》之一。以后他又完成了一套五幅以爱情为主题的壁板画,都是应杜巴莉夫人订购而作的。可是这位夫人后来又不要了,大革命初期被存放在格拉斯的一个隐蔽处。

男人拥着女人,女人把自己的整个身体都抛入他的怀抱,同时又要把他推开。“不,这不可能……除非……我们不能……也许……还不行…………”男人急切地用臂膀握着美丽的女人,女人无法这么快就屈从下来。同样,我们这些赏画者,也不能让我们自己这么快就被诱惑,从而错过画中的要点。事实上,是女人先找上男人,就在男人将要入睡的时候,男人的衣服随意丢在地上。他现在毫无防备,穿着衬衫,赤着脚,跟女人找到他时一样。女人显得很软弱,她的眼睛盯着锁。男人伸出手去,要把锁滑上。女人的抵抗是柔弱的,她的德性已经不再坚定,随着兴奋而逐渐崩塌。在搏斗中,女人衣服上的玫瑰已经掉落。这一切都太过强烈了,故事就这样定格在紧张的瞬间,巨大的床帘在等,等待故事的结局。

弗拉戈纳让整幅画弥漫着激情的迷雾,黄色和红色的火焰燃烧而成的迷雾。画作本身已经淹没在人物的欲望之中,笼罩着他们的冲动遍布在丝绸和上面的微光,光线在四周闪动,打着旋儿,然后消失不见,就像他们既轻浮又不凡的拥抱。

华丽的幕帘把床变成了激情的剧场,上演着曲折的情节。传统上,房间内部装饰的描绘与此画作中非常不同:舒适的大床,上面有奢华的布料和鲜红色的帐幔,这些本应在表现圣母报喜、耶稣诞生、或是洗礼中的圣约翰这样的宗教题材,或是肖像或风俗画场景中出现,都能成功宣扬那些典范的行为或场景。贞洁能够轻易超越所有诱惑,把褶皱的布料梳理平整。

现在,我们却看到原罪在昏暗的房间中上演。夏娃就是脆弱的贵妇,再次被激情冲昏了头脑。床边桌上的一只水果,象征她的欲望将会从狂喜中得到满足。从锁到苹果,这会是令人愉悦的。画家让幕帘落下,与天堂划开界线。

弗拉戈纳尔《秋千》

秋千

弗拉戈纳尔是最受杜巴莉夫人关照的画家,他擅长在妩媚的人物和华贵的服装上逞其逸笔。《秋千》、画中的少女故意踢落鞋子,要为她荡秋千的男士去拾,在取悦妇女上可谓登峰造极。《浴女》的构图突兀,女人体似乎同云朵、树木、河流一起在急剧旋转,别致而诱人。《蒂布尔瀑布》更是独造,强光在晒台衣服上造成的点点闪光和丰富层次,甚至可与两个世纪以后的风景画相媲美。不过 ,弗拉戈纳尔最拿手的还是肖像画,大块旳厚色、飞舞的笔触与传统手法大相径庭。

弗拉戈纳尔《浴女》

浴女

灵感家首页灵感家经典艺术
世界名画赏析解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