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比尼花园

多比尼花园

多比尼花园 梵高作品赏析 1890

在19世纪80年代末期,对当地的居民和游客来说,奥维尔一定像是现代农村生活图画一般完美的典范。为了响应政府教育农民以及让农村文化适应社会新阶层的需要与安逸的号召,奥维尔修建了三个学校(其中一个是女校),一座图书馆,并且在沙蓬瓦尔村又建了一座火车站,还增设了邮电业务。1889年,一座新式的铁桥取代了在普法战争中被毁坏的那座旧桥。跟法国的其他地区不同,其他地区的农村现代化往往会伴随着大批农村人口的外流,而法兰西岛和塞纳-瓦兹地区的农村人口在1881年至1886年却有很大的增长。由于距巴黎的工业网和市场比较近,瓦兹河谷的村镇得以扩展与繁荣。

这并不是说这个地区还处于一种原始状态。跟奥维尔隔河相望、位于桥另一端的"瓦兹河边梅里村"同样是风景如画,却有一家刃具厂,村里有许多暂住的流动的短工,还有一个收容巴黎来的乞丐的收容所。但是像工厂之类象征时代新潮的成问题的建筑物却没有入画,或者像卡米耶·毕沙罗所画的位于河下游蓬图瓦兹的甜菜制糖厂那样,这些建筑在画家笔下被涂上了进步的农村生活的色彩。尽管历史学家对奥维尔正如梵高所指出的那样,是个环境美丽的村庄,其不断发展的经济却跟首都巴黎以及巴黎的市场有密切的关系。

这种农村和城市互相依存的现象对梵高这样的荷兰画家来说并不陌生。在尼德兰,甚至到19世纪时,人们一般仍不会太远离城市。梵高成长起来的故乡——布拉邦特的那些乡村离蒂尔堡、布雷达和艾恩德霍芬很近,这些城市虽然很小,但毕竟还是城市。荷兰的视觉文化宣扬了农村与城市的互相依存,把这种农村与城市共生现象理想化了。17世纪的荷兰绘画作品,如雅各布·凡勒伊斯达尔的"地面发白的哈勒姆风光",就描绘了城市及其四周的农村建筑和农业经济的景象。虽然城市通常是画的中心——教堂的尖顶总是出现在地平线的位置上,然而城市却离不开农村的衬托。奥维尔的作用也是如此,尽管按较新式的说法这是有来有往、互惠互利:奥维尔是一片丰饶的沃土,它对城市人和城市经济活动是热情友好的,它把农村与城市的优势结合了起来。它让画家和度假者们在美的环境里尽情欢乐,让农民们更加贴近城市的市场和国家的文化,让新老居民们都享受到共和制度下健康的现代乡村生活。

梵高是怎样用自己窄长的画来反映他到这里后就发现的新与旧共存,又共同发展的现象的呢?格里塞尔达·波洛克认为,梵高在奥维尔创作的作品借鉴了17世纪荷兰风景画的主题和朱尔斯·迪普雷与乔治·米歇尔所赌注巴比松派传统题材,同时表达了他早在1883年创作德伦特地区风景画时便已形成的思想。波洛克坚持认为,梵高之所以"抵制城市工业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是受他所奉为楷模的绘画大师的作品的影响——首先是受米勒的影响,在对奥维尔的态度上,则受巴比松派画家迪普雷和米歇尔作品的影响。但这些窄长作品并非在固执地表现怀旧情绪,而是从绘画的立意上表现了第三共和国先锋派所谓的时代精神。

梵高给提奥的信里,借用多比尼的画将旧时的奥维尔描述为传统农村风光的象征,借用皮维的画将眼下的奥维尔描述为新农村的典范。他搬出这两个画家的作品来说明自己对奥维尔的印象。尽管梵高几乎没有一幅作品画的是多比尼所喜爱的地方,但是他通过窄长系列画向多比尼表达了特殊的敬意。这幅画描绘了一座用篱笆圈起的大花园,花园里鲜花盛开,树阴下摆着长凳、桌子、椅子,还有一只顽皮的猫和一个女人的很小的身影,她可能是多比尼的遗孀,正在花园那头散步。这幅家庭生活外景图的背景是高大的房子和高高地耸立在树丛后面的教堂,但是这幅作品所着重表现的是优雅的户外自然空间,展现在看画者面前的是个令人愉快、让人感到安全的地方。然而多比尼本人却从未在这栋房子里住过。梵高在这幅画中所表现的敬意并不是对巴比松派描绘秀丽景色的传统的敬意,而是把这位巴比松派画家归入了幸运者的名册,将"多比尼"作为一种现象——它象征着文化人在奥维尔这个自然环境中享受着事业上的成功和生活上的优裕。

梵高以同样熟练的技巧将皮维·德·沙瓦纳所描绘过的了现代化的处理。那年春天,梵高曾在巴黎看到过皮维的"在艺术和大自然的氛围中"的大幅写生稿,这幅画是为鲁昂博物馆的楼梯间准备的一幅作品。皮维只画过为数不多的几幅有穿现代服装的人物的壁饰画,这即是其中的一幅。这幅作品的写生稿给梵高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在给妹妹威尔的信中,他凭记忆对其进行了描述并勾画出略图:"画中的人物穿着色彩鲜艳的服装,很得清这些服装是现代的还是古代的……它表现的是整个人类,同时极简练地描绘出大自然,并且让人感到人类与自然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当人们看到这幅画并且久久地注视着它的时候,人们就会感觉目睹了所有善良美好事物的复兴,这样的美好事物原本就人们所信仰、所追求的——而这种复兴则是远古之物与尚显粗糙的现代风俗奇特而巧妙的结合。"

梵高在写给评论家J.J.伊萨克逊的信中对皮维的作品做过同样的评论,他还解释道:"面对(他的作品),人们会产生一种激动心情,似乎看到了一切事物的昨天和今天,看到了注定会出现的善良美好事物的复兴。"

皮维的作品常常反映出作者思想上的乌托邦色彩:理想化的博爱、慈善精神的复兴、以往和当今完美的结合。不过,看到梵高在给威尔的信中所画的"在艺术和大自然的氛围中"的略图,我们会感到十分有趣。那几个女人的衣服都有点说不清是什么式样,她们只是几个穿着长袍的侧面人影,她们在享受大自然的美好,可是却没有传统角色缪斯的明显特征。身穿茄克衫,头戴便帽的男人显然是现代人物,而在艺术家中只出现了画家却少了雕塑家和建筑师。梵高还把男人和女人安排在对称的位置上,让中央的人物给人以更深刻的印象。中央的那几个人特包括一位怀抱婴儿的母亲和一个小男孩,他们正在从树上摘果子,另一边是位正在作画的画家,这组人物有着双重含义:他们一方面是画家和模特儿,一方面又是有大人有小孩的家庭。

这组系列画还反映了不同阶层的住宅及其特点:多比尼家的中产阶级宅第前面建有大花园。

灵感家首页灵感家经典艺术
梵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