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斧手抬着布鲁图斯儿子们的尸体

达维特/刀斧手抬着布鲁图斯儿子们的尸体

刀斧手抬着布鲁图斯儿子们的尸体 达维特作品赏析

卢修斯·朱尼厄斯·布鲁特斯(公元前85-公元前42年)古罗马第一个推翻暴君统治的英雄,他把神圣的罗马大皇帝驱逐到国外,建立了罗马共和国,并成为贤明的执政官,叛乱者塔克文暗中联络和煽动一些贵族青年,妄图里应外合推翻共和国,但这一阴谋遭到了挫败。参与叛乱的贵族青年全被抓了起来,这里面还有布鲁特斯的两个儿子和另一个执政官的两个外甥。审判叛乱者的地点设在罗马的中心广场,全罗马城的人民都参加了这次审判。布鲁特斯亲自审判了参与叛乱的他的两个儿子,布鲁特斯用束棒处死了自己参加叛乱的两个儿子和其它叛乱者,坚决捍卫了罗马的共和制和神圣的法律。画家大卫借这一题材热情赞颂了为国家利益而大义灭亲的贤明君王。

这幅画中所描绘的是武士们将被处决的儿子尸体抬进大厅的一个瞬间,布鲁特斯的妻子作为母亲悲痛欲绝,两个女儿恐怖地依偎著母亲;布鲁特斯显示出一种刚毅和不可动摇的坚强性格,画面构图遵循古典主义的对称式均衡原理,人物被置于罗马建筑的圆柱前,使画面更显庄重神圣。

毕竟用束棒处死了自己参加叛乱的两个儿子,他们是自己亲生的儿子,这时作为父亲不可避免地陷入常人所具有的痛苦之中。

画家特意将他安坐在一尊古罗马的英雄雕像投影下,利用朦胧模糊的光影既表现了布鲁特斯的形象又刻画了他复杂的内心世界,英雄的雕像是他依托的精神支柱,隐约的人物动势中体现出坐立不安的心态,但是不安中又含坚定,他高举两个手指表示共和国的兴旺就是最高的法律。这是一个十分感人的戏剧性场面,是情与理、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矛盾冲突的场面,画家在这里为人类树立了一个有血有肉正直无私的君王形象。

这幅画是路易十六让达维特画的,尽管当时的宫廷反对,这幅画还是于1789年革命开始的时候在沙龙展了出来。戴维根据一个戏剧的内容创作了他的故事,在严肃的陶立克式柱型〔画家十分喜欢这种柱型,因为它具有朴素的特点〕构成的画面上有几个悲怆的妇女,光线正好照在她们身上,面对发生的悲惨事件,她们既绝望又无能为力。左侧一个门廊把舞台分割开来,布鲁特斯〔公元前六世纪罗马共和国的第一任执政官,后来刺杀西泽,引起罗马帝国一连串的变化〕正好坐在那门廊的前侧,他被半明半暗的光线包围着,这种半明半暗的光线正好提示着正在发生的悲剧。布鲁特斯的目光射向观者,光线照着他儿子的尸体,尸体悲惨地陈列在他的背后。画面上父亲沉默而悲伤的神情,女人们的痛苦而无助的表情,护从无声而平板的进出及死去的儿子的尸体,就这样交织在一起,变成了一个戏剧,非常戏剧性的画面。这出戏不仅仅是在写家庭,而且边涉及到远超过个人感性的社会大众对“善”的价值判断。

灵感家首页灵感家经典艺术
达维特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