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响为民族抗战的号角——达维特《荷拉斯兄弟之誓》

吹响为民族抗战的号角——达维特《荷拉斯兄弟之誓》

达维特的作品中,最能体现其古典主义精神的就是大型油画《荷拉斯兄弟之誓》。《荷拉斯兄弟之誓》是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在1784年给达维特的订件,达维特接到任务后便去罗马创作了这幅画,于1785年在沙龙展出。该画取材于法国17世纪古典主义剧作家高乃依表现古罗马故事的名作《荷拉斯》:罗马与阿尔巴发生了冲突,双方都疲惫不堪。为减少牺牲,双方长老议定各派出三名勇士决斗,根据决斗的结果来决定胜负。罗马派出了荷拉斯三兄弟,荷拉斯家族三弟兄在接受父亲授予的武器时庄严宣誓:不是胜利归来,就是战死沙场,画面上表现的正是三兄弟对父宣誓的这一瞬间。画面上的气氛是明确的:为了民族的存亡,为了拯救祖国,只有牺牲家庭和个人的利益。三个刚毅决绝的男人与哭泣的女人、背景的古典建筑形成了对比,突出了这种庄重的气氛。当法国人民高唱着“不是获胜利,就是死亡”的革命歌曲奔向前线的时候,这幅画的鼓动作用是很明显的。

达维特和他的追随者们,实际上并没有摒弃以直线透视法和大气透视法为基础的绘画结构传统。他们完全致力于自己的观念,认为一幅绘画是古典浮雕作品的变体;他们服从于气氛的效果,强调线条轮廓,将形体安排得如同饰带横过画面一般,并旦运用实强、中间色或不透明的阴影这一类的东西,来封住画面深度,以强调画中的画。这种画法在《荷拉斯兄弟之誓》里表现得非常清楚,这是一种在画面前景的后面、沿着狭窄的舞台去组织人物形象的效果,绘画空间是根据就线透视法和大气透视法构成的。画面中的人物给观者的感觉不是存在于平面的绘画中,而是存在于立体的空间中,这不仅仅是由于他们在空间里的位置,更重要的是由于雕塑般的造型而引起的幻觉。

19世纪上半叶,达维特以及追随者们越来越强调以抽象的线条来表现理想题材的艺术,新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二者,都从直观的世界飞跃到由东方、非洲或南太平洋的印象所唤起的现实之中。但是,他们的新古典主义,又陷入了特定的道德方面的题材中。这些题材,和法国革命的哲学观念有关,并且以想象的禁欲主义哲学和早期古罗马共和这义的德行为根据。然而,由于画家缺乏足够的古代绘画的原型,所以在追求真正的古典艺术时,便受到了阻碍。不过,古代的雕塑还大量存在,因此,像达维特的《荷位斯兄弟之誓》这样的古典绘画,在一个受到限制的舞台上,竞模仿高浮雕的雕塑形象,也就不足为奇了。

《荷拉斯兄弟的宣誓》作为新古典主义画派的代表作品,不仅是达维特的成名之作,而且对于法国美术史而言,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荷拉斯兄弟的宣誓》,作于1784年,正值法国大革命的前夕。它的主题是宣扬英雄主义和刚毅果敢精神,个人感情要服从国家利益。画面正是表现三个兄弟在出发前向宝剑宣誓“不胜利归来,就战死疆场”的场面,老荷拉斯位于画面的正中,他手上的刀剑是这场宣誓激情的焦点。右角是三勇士的母亲、妻儿和姐妹,母亲担心出征凶多吉少而心痛如割,妻子搂着孩子泣不成声,最右侧的一个姊妹,由于她是作战对方的未婚妻,心乱如麻,因为不论胜负,她都将失去自己的亲人。妇女的哭泣与三个勇士的激昂气概,形成鲜明的对照。为了祖国,必须牺牲个人和家庭的幸福,在这悲壮的戏剧场面上得到了充分的揭示。由于作者以朴实无华的写实风格、精确严谨的构图和英雄式雄浑的笔调进行了描绘,所以这幅画后来成为绘画艺术的典范。

1785年,达维特回国展出的《荷拉斯兄弟的宣誓》曾经震动了法国画坛,这幅作品以古典英雄主义主题、庄重的色彩和严谨的构图使其成为古典主义画派的代表作。他说:“艺术必须帮助全体民众的幸福与教化,艺术必须向广大民众揭示市民的美德和勇气。”从此,达维特把艺术作为反封建的战斗武器登上了画坛和政坛。《荷拉斯兄弟之誓》与他随后创作的《布鲁特》,标志着他的创作已经与法国人民的革命热潮紧密地连在一起。

创作背景

1782年,巴黎重新上演大剧作家高乃依(1606-1684年)1640年创作的悲剧《贺拉斯》。故事写的是罗马城和阿尔贝城之间发生战争,双方谈判各选三位勇士进行决战以定胜负。罗马城选了贺拉斯三兄弟,阿尔贝城推举了古里亚斯三兄弟,他们之间是亲缘关系,贺拉斯兄弟中老大娶古里亚斯兄弟的姐姐为妻;而古里亚斯兄弟中老三是贺拉斯兄弟的妹妹的未婚夫。这两对三兄弟之间的决战面临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之间的冲突和选择,结果是国家利益至上,大义灭亲,罗马城取得最后的胜利。达维特决定创作一幅以贺拉斯为题材的油画来表达他的政治信念和艺术思想。他为了发掘主题、深化艺术构思,深入体验古罗马时代的生活,他要求法国政府准许他回罗马去完成这幅作品。1784年他来到罗马,用了11个月的时间完成了这幅英雄主题的杰作。

画面所描绘的是贺拉斯三兄弟向代表罗马王的父亲老贺拉斯宣誓效忠祖国的庄严场面。构图以老贺拉斯为中心,其他人物分列两边成视觉对称式均衡。老贺拉斯高举宝剑,三个儿子伸出有力的手臂作接纳状,人们手脚相对;在老人身后是一组陷入悲痛的女子,她们低首相依、无可奈何。人物的动势和组合都以直线和金字塔式构成,造成视觉上的单纯、沉着、稳定和强健的冲击力,全部人物被置于罗马圆柱式建筑大厅,这更增加了画面庄严神圣的气氛。

画家精心选择了英雄出征前的宣誓和妻儿哭泣的情节,造成一种戏剧性的精神对比,形象地告诉人们:女人的眼泪也不能动摇英雄们尽忠报国的决心。达维特为了强调这个瞬间情节,着重加强了人物的形象表现力,集中刻画贺拉斯三兄弟的强健体魄、坚毅面貌、宽大步伐和伸向前方的手势,鲜明地揭示了三兄弟的英勇气概。女人们的情态是一组不可缺少的陪衬 ,她们的悲痛更加烘托出画面的悲壮气氛。作为画面中心人物的老贺拉斯,他是国和家的象征,他的庄严举止制约着三个儿子的行为,指示着他们履行国民的神圣义务、报效祖国。画家在人物造型上使用雕刻手法,形象坚实有力,重视素描的体积感,设色很单纯,可与雕刻相媲美。

人物的背景建筑采用多立克柱式和厚重朴实的拱门,简单沉着、稳定、不可动摇,在精神和形式方面与前景人物相呼应,并突出主体人物。这幅画虽然是达维特早期作品,但表现出他的艺术思想和艺术技巧已逐渐成熟。

当这幅英雄主题的作品在罗马问世时,立刻受到社会的关注和赞美,被认为是新古典主义最好的代表作品。不久达维德回巴黎参加了1785年举办的沙龙展览,获得了革命热情高涨的法国人民的热烈欢迎。

这是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在1784年给达维特的订件。当这幅英雄主题的作品在罗马问世时,立刻受到社会的关注和赞美,不久达维特回巴黎参加了1785年举办的沙龙展览,获得了革命热情高涨的法国人民的热烈欢迎。《贺拉斯兄弟之誓》使达维特一举成名,这幅作品的古典英雄主义主题、庄重的色彩和严谨的构图使其成为古典主义画派的代表作。而且对于法国美术史而言,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画面男子的刚毅和女性的孱弱对比鲜明。这是一幅唤起人们革命斗志和牺牲精神的具有鼓动性的作品。由于画家达维特以朴实无华的写实风格、精确严谨的构图和英雄式雄浑的笔调进行了描绘,所以这幅画后来成为绘画艺术的典范。

灵感家首页灵感家经典艺术
世界名画赏析解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