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手拿调色板的自画像

梵高戴草帽和烟斗的自画像

梵高手拿调色板的自画像 梵高作品赏析

"这是我能够起床活动后的第一天画的。当时我又瘦弱又苍白,样子像个鬼。"

人们一直认为梵高的几次精神失常与其家中的一些事情有关——提奥的订婚和结婚,弟媳约翰娜的怀孕,这些事可能在梵高的心中引发了难以排解的恐惧和怅然若失的沮丧,他害怕会被抛在一边。然而, 1889年初夏那次发病也许同样表明,他心中怀有难以忍受的职业上的焦虑和忌妒,因为它凑巧发生在高更及其朋友们所组织沃尔皮尼咖啡馆画展开幕之时,这个展览是为参加巴黎世界博览会作准备的。梵高本来希望能在沃尔皮尼咖啡馆画展上展出自己的作品,可是由于提奥决定不参展,所以那个展览会上便没有梵高的作品。在圣-雷米住院时,梵高创作了几幅隐喻性的自画像,这些自画像通过模仿其他画家的一些作品来反映自己的心态。

例如他分别模仿了伦勃朗的"穷人的复活"、德拉克洛瓦的"善良的撒马利亚人"和"圣母玛利亚将耶稣的尸体抱在膝上"以及居斯塔夫·多雷的"囚徒放风",在这些仿作中,梵高将自己画成囚徒、精疲力竭者、受安慰或重新活过来的濒死的。不过,在圣-雷米的那几幅自画像中,有两幅是生病六个星期出院后立即创作的,这两幅并没有什么隐喻的意义,梵高在这两幅作品中又恢复了画家和中产阶级成员的角色,重新表现了自己绘画能力。

梵高在书信里同时提起过这两幅自画像。在给提奥的信中,他写道: "其中一幅是我能够起床活动后的第一天画的。当时我又瘦又苍白,个鬼。"提到另一幅时,他写道: "现在我的样子看起来比从前(在巴黎时)了,甚至比那时还健康。"在本幅作品中,画家那苍白、棱角外凸的面孔被青紫色的背景衬托得格外显眼。这是第四张,也是最后一张把自己直接表现为画家的肖像,在这幅作品里,梵高穿着深蓝色画室罩衫,手拿着调色板和画笔,仿佛在声明他已经又开始作画了。画面中央的桔红色胡子、紧锁的眉和紧闭的嘴顽强地宣示着自己坚定不移的风度,同时也再一次表现了画家的气质。不管他觉得这幅作品多么像"鬼",它跟1888年初在巴黎画的那幅"画架前的自画像"中毫无表情的"死"幽灵完全不同,这里所展现的是一个刚烈、坚强的幽灵似的人物。这幅画家宣告自己"又回来了"的作品落到了荷兰画家兼评论家J.J.伊萨克逊的手上,也算是遇到了知音,因为伊萨克逊是第一位正式写文章评论梵高在画坛上重要地位的人。

梵高其他自画像详见——《梵高自画像系列》。

灵感家首页灵感家经典艺术
梵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