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 送汤朝美司谏自便归金坛

瘴雨蛮烟,十年梦、尊前休说。春正好、故园桃李,待君花发。儿女灯前和泪拜,鸡豚社里归时节。看依然、舌在齿牙牢,心如铁。

治国手,封侯骨。腾汗漫,排阊阖。待十分做了,诗书勋业。常日念君归去好,而今却恨中年别。笑江头、明月更多情,今宵缺。

辛弃疾诗文作品赏析

【注释】

①作于淳熙十年(1183)春,时稼轩正罢官家居。汤朝美:见前《水调歌头》(“白日射金阙”)注①。是年逢赦,得以返回家乡金坛(今江苏省丹阳县西南),稼轩作此词送行。自便:撤销编管,自行居住。

起韵便觉洒脱,将十年“瘴雨蛮烟”一笔勾销,期望友人再建功勋。志壮气豪,勉友亦自勉。“春正好”四句,插叙儿女情事,想见友人返家之乐,写来撩人情思,清新淳朴。下片起处颂友,过誉溢美。“当日”两句写别时矛盾心理,曲折真切。结韵以景作收,借明月抒怀。

②瘴雨蛮烟:汤朝美曾被流放到新州(今广东新兴县)。新州系僻远蛮荒之地,且多瘴气。稼轩去年给汤朝美的《水调歌头》词中,有“万里蛮烟瘴雨”之句。十年:举成数而言,汤放新州不足十年。尊前:酒筵前。

③“春正好”两句:友人返乡,正值桃李花开、春光明媚时节。此暗用韩愈《镇州初归》诗意:“惟有小园桃李在,留花不发待郎归。”喻家人急盼友人归去。

④“儿女”两句:想象友人返乡后与家中儿女、村里父老欢聚情景。社里:社日里,春天祭祀社神(土地神)的节日叫春社。鸡豚(tú屯):祭社用的鸡和猪。

⑤“看依然”两句:友人虽归故里,依然志如铁坚,救国有才。舌在齿牙牢:用张仪事。张仪是战国时期著名的纵横家,游说入秦,首创连横之说,任秦相。当其未仕秦前,曾遭楚相门人痛打。“其妻曰:‘子毋读书游说,安得此辱乎?’仪曰:‘视吾舌尚在不(否)?’妻笑曰:‘舌在也。’仪曰:‘足矣。’”(见《史记·张仪传》)意谓仍可游说天下。心如铁:《三国志·魏书·武帝纪》引《魏武故事》:“忠能勤事,心如铁石,国之良吏也。”

⑥活国手:治国能手。王广之之子珍国为南谯太守时,曾以私人米财赈济穷人,高帝手敕云:“卿爱人活国,甚副吾意。”(《南史·王广之传》)据《京口耆旧传》载,汤朝美也有以私积赈穷乏之事。封侯骨:有封侯的骨相。《汉书·翟方进传》说翟请蔡父为其相面,蔡父说他虽是小吏,却有封侯的骨相。

⑦“腾汗漫”两句:腾身太空,推开天门。喻仕途腾达。汗漫:茫无边际,此指太空。阊阖(chānghé昌河):天门。

⑧“待十分”两句:说友人必将圆满地为国家做出一番大事业。诗书:《诗经》、《尚书》,泛指儒家经典。读书的目的是为君为国,稼轩《满江红》词说:“叹诗书万卷致君人,翻沉陆。”

⑨“当日”两句:言编管时:愿君早赦得归,一旦赦归,却又眷恋不舍。中年别:《世说新语·言语篇》:“谢太傅谓王右军曰:‘中年伤于哀乐,与亲友别,辄作数日恶。’王曰:‘年在桑榆,自然至此,正赖丝竹陶写。’”

⑩“笑江头”两句:谓今宵明月多情,不圆而缺。

灵感家首页经典诗文作品赏析

辛弃疾诗文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