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生命轨迹与心路历程(毛泽东传)

黑发分头下温和的面容,柔软的双手,炯炯逼人的目光,保持头部稳定的宽大的双耳,在没有皱纹、宽阔而苍白的脸上尤显突出的下额上的黑痣。“一位典型的中国大人物”,一位认识他和其他中国领导人的缅甸人评论道:“他没有同恩来的清秀,但是显得慈祥宽厚。”

年逾82岁,毛泽东的外貌没有很大的改变。青年时看上去略有焦虑,在官邸里,这位领袖显得雅致、悠然自得。他渐渐地发福,同时也失去了热情的知识分子的神态,对一切事情应付自如。“他看上去象一头海象”,一位在他有生之年见过他的泰国领导人说:“一切都显得高深莫测。”

他总是处在人们注意的中心。富于自制力。给人的印象是能同时眼观六路。毛从来没有失去他的两重性:脑弦紧绷如满日,机敏似猫。

他善穷经据典,使来访者大惑不解,或沉默静思使对方不如所措。他把手仲进口袋般的裤子里扪虱子的粗举又会把另一来访者吓得目瞪口呆。脸部的上半部分显示他是一个知识分子:宽阔的前额,探索的眼睛,长长的头发。下半部则表明他是一个感觉论者:厚厚的嘴唇,高隆的鼻子,稚童般的圆圆的下巴。

毛的行动并不优雅,他步履蹦跚。美国妇女活动家史津特菜带着政治的和个人的热情在三十年代曾试图让毛唱歌跳舞——她轻易地与其他中共领导人所做的一样——但最后不得不快快地放弃这种努力。“高傲和自重妨碍了他的跳舞。”在这同一时期认识毛的一位流放中的日本共产党人野坂参三说,他的舞姿看上去象在做操。毛的舞蹈节奏很不自热。

毛出击时从不错过目标。而他的这种平衡——如果存在平衡的话——是来自对手的撞击。他说自己既有虎气,又有猴气。他的性格中冷酷无情的一面和幻想狂热的一面不断交替出现。

他的手书表明,他是一位随心所欲而不会为戒律所固托的人。那些字体别大则小,龙飞风舞,用绅士派学者的标堆衡量,这并不是“好”书法。

因为毛是一十复杂的人物。所以人们决不知道他深深的城府里会随时流出些什幺。尽管毛是一位温和的人,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但也有脾气。来自密苏里州的记者埃德加·斯诺,早在三十年代就见到毛,他说,毛对任何事情从不持中立或消枉态度。

毫不奇怪,毛不总是能够经常博得众人的爱戴,至少不象周恩来那样——这位高级官自甘愿立于毛的身影之下;或者不象朱德那样——这位中国共产党军队的总司令坚韧、极易犯错误、经常咧嘴笑(史津特莱成功地使他们二人与自己跳舞)。

“我简直不知怎样与毛交嵌,”一位与毛和周恩来都打过交道的印尼人说,“与周而不是与毛在一起——可以有热烈的讨论,你会完全知道你的位置。”

毛生于1893年,逝于1976年。这一时期,中国的一切事情几乎都翻了个过儿。封建王朝被推翻。战争象有轨电车一样去而复来,成千上万的人死亡。密友翻脸。斗争的火炬传给新的一代,而他们并未感到象毛在燃烧时的那种热度。

他活着。他以铲除所有的不予等让社会进入一个新时代为毕生使命,这位幸存下来的农家子看上去更象一位先祖而不是政治家。在几十年的战争生涯中——这一战争摧毁了占人类五分之一人口的古老帝国,同时也使他家中四分之三的人以身许国——他却从未负过一次伤,没有失去一只胳膊、一条腿或一只眼睛。

在他个人的身躯里含藏着中国革命的故事。

怎样说才贴合毛泽东的形象?农民造反者?他劝导并率领从湖南稻田里和江西绿林中来的群氓游民组成的弱小军队,夺取了地主手中的统治权。

军事统帅家?他说过,他的胃口从未象在战争时期那样好过。

诗人?如果他不置一切不顾,去吟上几句诗以表达令人振奋的斗争激情,描绘中国山河的壮丽,就难以结束一场战斗。

近代以来,许多中国的爱国者出国寻求到了使苦难中国获得新生的手段吗?毛从欧洲借来的不是机器、宗教或自由制度的蓝本,而是共产主叉,他借助于挂术和灵活性,对症下药,使一位病入膏盲的病人——中国起死回生。

帝王?他教会中国三代人去公然蔑视束缚中国人氏两千年之久的禁条和权威,然而最终,或许他自己也感到绝望,他树立了一面天子出言皆金科玉律的镜像,这可怕地表明,旧世界老是附在新世界身上而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