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内,吃土豆的人

室内,吃土豆的人赏析

室内,吃土豆的人 梵高作品赏析

吃土豆的人

吃土豆的人荷兰 梵高油画 1885

梵高在正式作画之前,做了很多肖像研究,还画了几张草图。同时梵高那幅成名作《吃土豆的人》,明显带有他的精神导师米勒收获者的午餐》的影子,这个醉心于绘画的年轻艺术家在5年的潜心学习后用吃土豆的人向世界证明了自己不懈的努力。

1883年底梵高一直居住在纽南,创作一些成熟的肖像作品这件事一直困扰着他。他仅有的多于一人的作品是为朋友赫尔曼的餐厅设计的作品。当时他制作了一些草图,但都并不满意。整个过程中,没有产生任何构图上的进展。何况那时赫尔曼希望他创作2到3人。

这项工作超出了刚刚掌握绘画技巧的梵高所能达到的领域。要使所描绘的这5个人看上去很自然,这对一个缺乏经验的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另一方面,油灯发出的微弱光使工程更加艰难。想尽可能清晰地描绘阴暗的场景,他在颜色的使用上显得不那么有信心。

在构图方面还缺乏信心,梵高尽力从实际生活中学习,同时也希望能增加些收入。偶尔他也思量"如何把自己的作品展示给公众",1884年2月的信里他和弟弟商量这件事,提奥对他新近的作品缺乏热情,这使他又恼火又失望,而且提奥在古皮尔公司的地位不足以使他有权利收购梵高的作品。

梵高的绘画技巧在1884年的学习中不断提高。他的用色越来越"坚实,而且更精确",他的技巧更具个人风格。同时他也更无法接受弟弟的拒绝。他寄出了最近的肖像画,并写信抱怨说,没有精神支持的经济援助是没有用的,那是真正的彻头彻尾的残酷。

从1885年3月开始,提奥请求梵高巴黎的沙龙画一些画出来。他厌倦了梵高的抱怨,同时也希望能改善他们之间恶化的关系。提奥用给梵高提供的在沙龙里的工作作为妥协,这给梵高一个机会,来证明自己没有给提奥在古皮尔的好名声带来威胁,他要做的就是提供作品,其余的就取决于沙龙的评委了。

虽然真心想感谢提奥的鼓励,但梵高仍认为没什么值得拿出来的,但这毕竟使他恢复了自信。他写了一封简短的信,宣布他的几个月的肖像习作使他学会了构图。"正如我所担心的,我还不能拿出一张作品,甚至是一张素描。但我确实在努力学习,我敢说我早晚能拿出作品来。此外,很难说学到什么时候算是个头。我在考虑画逆着光线的人像。

在写了这封信后,梵高马上开始为他的"吃土豆的人"作草图。着手这事不久,他寄给提奥一张简图,小篇幅和自然的油彩勾勒出画的梗概。尽管他寄信的准确日期不确定,但很显然,在3月26日他父亲死前就已经开始投入这项工作了,从他们的通信中我们推断提奥在离开巴黎去参加葬礼前看到了最早的习作。4月上旬,梵高重新开始了他对农民吃饭这个主题的研究;"无论成功与否"他说"我打算开始研究所有这些图形"。三天后,在4月6日和13日之间,他画出一张现在存于欧特娄国立克罗·米勒博物馆的大幅习作,在给提奥的一封信中他附上了这幅习作的草图,并给他寄去另一张很快完成的"潦草"习作。

他的第一张无拘无束的油彩草图忠实表现了真实的生活场景。在新作品中,他改变了构图,在原来的4人中加入了第5个人。与此同时,他用一种新的风格来描绘喝咖啡的人们。和油彩草图一样,第二幅草图是最初的明暗对比习作,尽管在这幅作品中运用得比较粗糙。"我还不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梵高在信中向他的弟弟坦白了这一点。

第二幅草图描绘农民小屋的内部,梵高感到他捕获到了生活中的生命力。他为自己第一次在构图上的尝试感到自豪,"现在"他向弟弟解释到"我应该可以将所看到的给自己一个准确的印象"。尽管并不十分精确但他仍然坚持着"有某些生命的活力在里面"。

尽管梵高不很乐意,但为赫尔曼餐厅所做的草图仍是他为之所做的真正的试验。他必须克服困难将一幅草图完成到一幅完全成熟的作品,一个真正戏剧性的场面,即使是在画室,他也从不失去从生活中得来的第一印象。

第二张草图刚一结束,他马上用它制成版画,寄给提奥和他的同事安东·凡帕拉德(并附上巴黎经销商的说明),过了一些时候,他又给阿姆斯特的经销商寄了一些。他没法解释为什么要这样做。值得自豪是他完成了,在计划最终作品的时候,这些草图使得那些生活场景再现。这些版画并不意味着草图的完成,但表明了最终作品将不久问世。被成功的喜悦激动着,他决定宣传这幅作品。写给提奥的附着这幅版画的信里乐观地预言最终的作品"可能成为展示的一件,或者我们可以拿到展览中去。"

从4月13日到5月初,梵高完成了这幅作品。他使用了大幅画布,并取名为吃土豆的人。与草图不同,它没有直接描绘生活。在纽南牧师的家里他得到一个画室。他凭"主要来自于记忆"完成它,按惯用手法,这个新生的艺术家很想证明这一点,此外还想真实地再现他所说的,他着魔于这种难得的想像力。他在画室里仅仅绘出脸部,就在一个傍晚回到村舍里去润色现场的一些细节。在4月底,他带着吃土豆的人去找在恩德霍温的朋友。在5月2日到4日这几天,用细巧的画笔修改作品。然后他返回纽南,用同样的画笔再次修改。他回到小屋再次润色,使画"来自生活"。很显然,没有因作品本身而改变他在绘画理论上的努力。在这一点上,他非常担忧提奥的意见,新作品完成后,他放弃了制成版画的计划,5月6日,他把刚刚干的画布放入板条箱,寄急件给提奥。

作品不像梵高预料的那样成功。吃土豆的人没被沙龙展出,提奥也没理会梵高冲动的请求将它拿给当时很有影响的艺术商人Durand-Ruel。唯一看到它的人是提奥的邻居Alphonse Portier,印象派热衷者和一个老艺术家朋友Charles Serret。

梵高的熟人--来自恩德霍温的朋友所说,提奥采用了为"寄给在巴黎的弟弟作品的那个黄昏后的几天,他[梵高]兴奋地把他的弟弟对他的赞许告诉了我,他沉浸在喜悦中。他的弟弟说看着这幅作品似乎可以听到木底鞋的声音和磨谷机的啪啪声。"梵高说的都从和提奥的通信中的评语,而这些未完成的草图还比不上最终作品呢。

Serret和Portier注意到了那黑暗的色调,那是法国标准的罕见的深色调。"我很满意",梵高写到, "尽管如此他们从这作品中仍然看到了它的价值"。来自巴黎的反馈很强烈但却不是赞美,可梵高非常自信。尽管他的高期待没有得到满足,但并没挫败他的进取心。正如提奥后来给他母亲的信里所写的那样, Serret形容梵高的作品不成熟但有发展前途。在另一封信里他继续写到"特殊的画家要考虑到他的发展趋势,从他的作品中看到美好的东西,因为这些细节是如此真实。那布拉邦特的贫苦农民的特点是如此真实,他们的脸是坚硬的而不是令人愉快的, "这样的评述坚定了梵高对他的艺术和财政前景的信心。他已经准备好向艺术市场万出第一步,现在只需要巩固它们,当然, "我们将看到这重要的转变不会太久了。"。

只有一件事打击着他的乐观,那就是来朋友帕拉德无情的批评,"你得承认这作品是不严肃的。幸运的话你能做得更好。可你为什么如此浅薄地观察和表现这一切呢?你没为什么研究运动?他们看上去如此做作,那个后面的女人的一双上流社会的手看上去如此不真实还有,咖啡水壶、桌子和放在咖啡壶顶端的手之间有什么联系?你还居然把这幅作品跟米勒和布雷顿的名字联系起来?艺术是那么高尚,我看这样处理有欠妥当。"

总之,作品传达的内涵超过了它被赋予的形式。梵高在艺术上的见解超过了他以前信奉的书本理论,他决定以绘画为生后,就不再区分文学与绘画。尽管他用作画来不断完善他的技巧,在荷兰的时候,他却极少把时间放在学习技巧上。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绘画真正的目的在于"使人去感觉或是思考",这也是他反击Jozef Isra的原因,1885年10月初访问阿姆斯特丹后路过母亲的坟:"让他们去胡说他们形式主义的技巧吧,空洞,虚伪,真正的画家是听凭情感的支配,他们的画笔,他们的内心不是为画笔服务,应该是画笔为心服务"。他高于一切的目的就是传达人的精神。

梵高以前试图去描绘在Eternity大门外的Burdern的送信人,但是吃土豆的人是他第一件想完成的作品。尽管他没有给它一个类似于轶事或是解释性的标题,他描写农民吃饭的题材唤起了对人类的同情,按他的想法,绘画艺术的价值不在于技巧,而在于真诚和热情。这可以解释他之所以没有因帕拉德的话而愤怒,因为他认为他的朋友并没有理解他。

梵高在信中向提奥解释了他对绘画的意见"我想传达的是这些人在油灯的昏暗光线下用手取食土豆,也正是共一双手,他们用它的劳动从土地上得到了食物,他们靠诚实的劳动获得了食物。"。这种灵感来自于著名的1688年Jean de La Bruyère's Les caractères de Théophraste of 1688。梵高没读到原著,但是他读到过Alfred Sensier的"La vie et l'oeuvre de J.F. Millet"。

Sensier在提及米勒的扶锄的男子引用了摘录"引自La Bruyère的富有感染力的那段:"看上去像野兽,男人和女人,农村,黑色,土褐色的,被太阳晒焦的,倔强地在土地上劳动,他们用音调的声音说话,抬脚的时候他们露出人类的脸,他们是真正的人。晚上他们回到他们的窝棚里啃黑面色,喝水;他们的劳动使得别人可以省去播种的辛劳,为了生活,他们努力地收割,只是为了生计。"

和米勒的扶锄的男子形成对比,梵高的吃土豆的人尝试着描绘农民在家里所得到的片刻休息,他们的卑微,他们的自然,是梵高努力描绘"真正在画农民"的关键。"如果有人想美化他们,那也随他们去。但我作为一个长期我倒是认为描绘他们的粗俗好于赋予他们传统的魅力"。梵高想表达出那双手因工作变得粗糙,而更多的东西都写在脸上,正像米勒所做的那样。按照米勒晚年着迷于"研究人的类型,相面术的重要性"。他被乡下人的"丑陋"打动,没有停留在描写那些看上去很粗糙的脸,那些脸看上去并不总是那样粗糙、丑陋。

这也是是梵高想用来描绘布拉邦特农民的方法。正像他的朋友注意到的那样,他"用他们中最丑的一个作为模特"。在纽南,他用"鸣叫的母牛"的表情来描绘一个妇女。他挑选的模特都是粗糙、扁平的脸、前额低、厚嘴唇、不精明但人物丰满,非常像米勒的人物。"和别人一样,他也读过Gall and Lavater的理论。在他们看来,厚嘴唇显现出"特别粗劣和狡猾的特点",结合高颧骨,他们有着非洲人的特点,"没有智慧的人"。一张平脸,"上半部几乎没有曲线",低低的额头是"愚钝的"记号。这些特点,包括厚嘴唇、扁平的、突出而且低的前额一看知道是梵高的农民,这些特点同样被运用在吃土豆的人里。他们的嘴和前额被夸大。画里右边的女人和左边的男人用着比怪诞画还夸张的扁平额头和突出的耳朵,另外两个在左边的人都大睁着眼睛,这种表情也出现在梵高的单人农民肖像中。这样大的眼睛大概是故意画出的‘动物的眼睛,他们不时对周围产生缺乏智慧的惊奇,那是不可能阅读任何东西的眼睛,这样的眼睛决不会背叛'。

这种在吃土豆的人中强调的自然野性,梵高坚持着,但不是在丑化他们。在他单纯的眼里,那是农民的特征。总之,作品努力描绘农民的原始与纯粹,描绘着那时的乡村生活。像动物那样,他们生活在未被破坏的协调中,自然的环境,那是梵高所羡慕的。』

『这幅作品完成于1885年春,它是梵高早期最出色的作品之一,是1883年到1885年间他在纽南逗留期间观察和工作的产物。在海牙居住时,被工业化驱赶到厂矿山底的城市贫民区居民的悲惨处境给他很深的印象;他着手画一系列农民习作,描绘他家附近田间和村庄里的人物。

梵高这个时期虽然深受荷兰画派的影响,但是,他拒绝走该画派感伤主义的老路去描绘星期日身着盛装的农民,而是力求表现农民艰辛的现实生活。为了追求这种意境,他选用了灰暗色调,设色浓厚,以此体现家境的寒苦。他以遒劲的笔触,刻画人物布满皱纹的面孔和瘦骨嶙峋的躯体。桌上悬挂的油灯构成画面的焦点,昏黄的灯光洒在农民憔悴的面容上。背景敷色稀薄浅淡,反衬出前景中的人物形象。梵高力求表现几种色调在光的映射下的变化效果。』

"《吃土豆的人》,我国画家中最美的作品之一,是一幅画中只有一点亮光的黑黝黝的油画,或许不是一件多余的事。我要清晰地表明,这些在灯光下吃土豆的人,就是用伸进盘子里的同一双手去锄地的,因此这幅画所叙述的是体力劳动者,说明他们是诚实地挣到他们的食物的。我要表达一种与我们这些文明人完全不同的谋生方法的印象。我在这幅画中最初试着用土黄、土红与白色来画人物的肤色,但是这种颜色实在太亮了,根本不行。怎么办呢?全部人物的头部都已经画完,甚至画得非常仔细,但是我毫不犹豫地把他们重新画过,现在所画的颜色好像是一个完好的、满是尘土的、没有去掉皮的土豆的颜色。"(梵高)

灵感家首页灵感家经典艺术
梵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