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努夫人

基努夫人

基努夫人 梵高作品赏析

书是梵高最喜爱的社会新潮的标志。他在好几幅静物作品里描绘了封皮艳丽的法国小说,静物画里的这些小说集中地象征着女人、艺术和社会新潮或者说展示了现代社会里五花八门的故事。吉努太太面前的那几本书并没有书名,可是画家却用颜色红的封面、绿和白的内页——暗示了它们生动的内容。多角的轮廓线充满了画面。从书的护封到女人的肩膀,再到她的发式和鼻尖,轮廓线的边边角角汇总起来和颜色一起把女主人公沉思的样子生动地烘托出来。

梵高是和高更合用这个模特的,高更将这个咖啡馆画成了一家下等娱乐场所,在这里形形色色的顾客(包括约瑟夫·鲁林)正聊天、喝酒或醉得趴在桌子上。高更的画含而不露地刻画出假笑的吉努太太的性格(她身上的衣服由黑白两色组成,其形象附带似桌子底下的那只猫),这种用笑的类型来暗示性意图的手法是印度派画家表现咖啡馆场合时常用的。梵高以这个女人为模特所创作的作品同样反映了女主人公的世俗气,但是因为他没把这个阿尔勒女人放在她工作的咖啡馆里,所以这个人物就没表现出勾引人的媚眼。在一幅作品中,吉努太太戴着手套、拿着阳伞走在阿尔勒的"校场大街"上,她的形象是个时髦的普罗旺斯女人;而读小说的她则是个欣赏现代文化的普罗旺斯读者和好幻想的人物。

这幅作品把玛丽·吉努描绘成具有地区性(具体说就是普罗旺斯)女性特征的人物,这跟高更所画的那位布列塔尼女子安热勒·萨特尔不同,安热勒·萨特尔旁边有远古时代的陶器,并且她作为"高尚的天使"被安置在中世纪风格的圆壁龛里;而梵高的"阿尔勒的妇女"则画出了那个人物的行为内容和她的小说(另一幅类似的作品中是她的手套和阳伞),这就确定了她现代人的身份。高更的那些古代风格的暗示(暗示中世纪风格的布列塔尼和远古风格的塔希提岛)是其乌托邦理想主义构图的典型特征。它们别出心裁地将乌托邦幻想放在遥远的时间和地点背景中。而梵高的作品背景却并不那么遥远。他的作品,无论画的是布拉邦特的织布工、普罗旺斯的公民,还是奥弗的风景,都坚持以那个时代的人和物为依据来改变现代世界的面貌。

到了19世纪,读书的女性常常被认为是爱幻想的女人,在她们的头脑里爱情与浪漫已经先入为主,她们并不进行理性的探索。画面上被书中内容所吸引的那个女人,对看画者毫无察觉,这让我们得以窥视她的姿态和内心世界。看梵高为吉努太太所画的肖像画,看画者的视角被安排在桌子对面,斜对着若有所思的画中人物,因此看画者的目光对她的思索并无干扰,她看上去完全一幅超然物外的样子。于是吉努太太就显得对眼前的小说格外投入:她既是小说的读者,又是她所读现代小说所描述的那个社会在阿尔勒的象征。

本画使用了掐丝珐琅所延伸出来的勾边法。这种技法是将单纯强烈的色彩框在清晰的轮廓线中。而高更是这类画法的代表人物。

基努夫人

但在第二幅肖像画中(即本幅),这两样东西被书籍取代了——书是梵高最喜爱的社会新潮的标志。他在好几幅静物作品里描绘了封皮艳丽的法国小说,静物画里的这些小说集中地象征着女人、艺术和社会新潮或者说展示了现代社会里五花八门的故事。吉努太太面前的那几本书并没有书名,可是画家却用颜色红的封面、绿和白的内页——暗示了它们生动的内容。多角的轮廓线充满了画面。从书的护封到女人的肩膀,再到她的发式和鼻尖,轮廓线的边边角角汇总起来和颜色一起把女主人公沉思的样子生动地烘托出来。

梵高是和高更合用这个模特的,高更将这个咖啡馆画成了一家下等娱乐场所,在这里形形色色的顾客(包括约瑟夫鲁林)正聊天、喝酒或醉得趴在桌子上。高更的画含而不露地刻画出假笑的吉努太太的性格(她身上的衣服由黑白两色组成,其形象附带似桌子底下的那只猫),这种用笑的类型来暗示性意图的手法是印度派画家表现咖啡馆场合时常用的。梵高以这个女人为模特所创作的作品同样反映了女主人公的世俗气,但是因为他没把这个阿尔勒女人放在她工作的咖啡馆里,所以这个人物就没表现出勾引人的媚眼。在一幅作品中,吉努太太戴着手套、拿着阳伞走在阿尔勒的"校场大街"上,她的形象是个时髦的普罗旺斯女人;而读小说的她则是个欣赏现代文化的普罗旺斯读者和好幻想的人物。

这幅作品把玛丽吉努描绘成具有地区性(具体说就是普罗旺斯)女性特征的人物,这跟高更所画的那位布列塔尼女子安热勒萨特尔不同,安热勒萨特尔旁边有远古时代的陶器,并且她作为"高尚的天使"被安置在中世纪风格的圆壁龛里;而梵高的"阿尔勒的妇女"则画出了那个人物的行为内容和她的小说(另一幅类似的作品中是她的手套和阳伞),这就确定了她现代人的身份。高更的那些古代风格的暗示(暗示中世纪风格的布列塔尼和远古风格的塔希提岛)是其乌托邦理想主义构图的典型特征。它们别出心裁地将乌托邦幻想放在遥远的时间和地点背景中。而梵高的作品背景却并不那么遥远。他的作品,无论画的是布拉邦特的织布工、普罗旺斯的公民,还是奥弗的风景,都坚持以那个时代的人和物为依据来改变现代世界的面貌。

到了19世纪,读书的女性常常被认为是爱幻想的女人,在她们的头脑里爱情与浪漫已经先入为主,她们并不进行理性的探索。画面上被书中内容所吸引的那个女人,对看画者毫无察觉,这让我们得以窥视她的姿态和内心世界。看梵高为吉努太太所画的肖像画,看画者的视角被安排在桌子对面,斜对着若有所思的画中人物,因此看画者的目光对她的思索并无干扰,她看上去完全一幅超然物外的样子。于是吉努太太就显得对眼前的小说格外投入:她既是小说的读者,又是她所读现代小说所描述的那个社会在阿尔勒的象征。

本画使用了掐丝珐琅所延伸出来的勾边法。这种技法是将单纯强烈的色彩框在清晰的轮廓线中。而高更是这类画法的代表人物

灵感家首页灵感家经典艺术
梵高作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