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差约瑟夫·鲁林

邮差约瑟夫·鲁林

邮差约瑟夫·鲁林

邮差约瑟夫·鲁林

邮差约瑟夫·鲁林 梵高作品赏析

在法国阿尔勒时期,约瑟夫·鲁林是梵高的莫逆之交。在梵高割伤自己的耳朵后不久的1889年鲁林接受了在马塞邮局的一个更好的职位并和他的家人搬到那里。直到约瑟夫去世的1903年,他才听到梵高成功的消息。

与农民佩兴斯·埃斯卡利耶对比之下,邮差约瑟夫·鲁林则是官僚权威的代表。梵高曾描述过鲁林的习惯和性格——他好喝酒,喜欢摆父亲的架子,有苏格拉底式的小聪明,爱慷慨激昂地发表政治见解,所有这些都暗示他是个精力充沛、性欲旺盛的男性。在铁路邮局和梵高的"黄房子"附近有一家"车站咖啡馆",鲁林是那里的常客,并且常在那里高谈阔论。梵高曾提到,"他口若悬河地争辩着,颇有意大利民族解放运动领袖加里波第的讲演风度"。(L550)不过,这并非仅仅指的是鲁林的激情,在梵高眼里,鲁林似乎是革命的共和理想的化身。他在信中告诉贝尔纳和威廉敏娜:"他是个铁杆儿共和派,就像那老唐居伊。"(B14,W5)在给提奥的信中,他写道:"有一次我看着他唱马赛曲,我还以为我看到了1789年的景象,不是明年那个89年,而是99年前那个89年。"(L520)

梵高对鲁林关心政治的性格很感兴趣,因此在他所画的6幅鲁林的肖像画中,这位邮政官也就毫不奇怪地成了这个国家穿制服的公务人员的代表。在第一幅大半身肖像画中,鲁林坐在一张圆靠背的扶手椅里,在一张简陋的桌子旁侧过身来,似乎某句话正讲到中间,这种姿势意味着鲁林正在喝酒——鲁林倒是常去酒吧,而且在随后梵高所画的跟这幅相似的一幅画上也出现了酒杯。然而在这幅油画上并没有酒和酒馆的任何暗示。天蓝色的背景使画面显得很明艳,这明艳的背景衬托出颜色较深的人物轮廓,使制服上金黄色的装饰和鲁林微仰的长满胡须的脸格外醒目。画的下半部分是这位辩论起来劲头十足的邮差的身体。孔雀蓝的光亮部分使人物的胸部显得饱满而宽阔。那双手从袖筒中伸出似乎在摆动。椅架四周露出的天蓝色映衬出鲁林的两条长臂。这是个警觉、敏捷、仪表堂堂的男子汉,他侧过脸来面对着我们,让我们看到一个鲜明的身着共和国制服能言善辩的人物形象。

这些肖像画中,鲁林不但表现出国家小官员的威仪,而且还表现出家长的权威。

蓝色的背景使画面显得很明艳,这明艳的背景衬托出颜色较深的人物轮廓,使制服上金黄色的装饰和鲁林微仰长满胡须的脸格外醒目。画的下半部分是这位辩论起来劲头十足的邮差的身体。孔雀蓝的光亮部分使人物的胸部显得饱满和宽阔。那双手从袖筒中伸出来似乎在摆动。

灵感家首页灵感家经典艺术
梵高作品赏析